是想要任性的踏上不同土地呼吸不同空氣?
是想要憐憫的看到不同社會的不同狀況?
責任,榮譽,當沒有賦予責任,那麼一切可能輕若無物。

Solo冒險,在不可知之中去探索,不想受任何束縛,只是我個人的旅程故事,不想要對誰負責,因為這是我的人生,去承擔我期待的風險。

V.S.

團隊運作,大家共同參與,共同寫下故事,分享想法?

但,已經三十三,當然也可以決定Solo,這是我的人生。但是自己對自己的期許並不止於此,希望有社會意義,希望有社會參與,希望這不是曇花一現的一趟旅程,那麼這就需要更多的關心跟想法,儘管發起的是自己。

對自己的人生負責,這是人生中段,到底初衷是甚麼?

更大的期盼是希望有社會意義,那麼就需要社會關注,就需要有責任在肩頭。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求學幸運的愛書人,一路上了台大。有個好習慣也是壞習慣是不愛背公式,因為式子的推展總有他的原因。

但是,如此人生,少了靈魂。
自然而然的就這樣進入社會認同的框架軌道是推不清楚的公式,原因理由不論的唸書考試,工作結婚,拚五子登科拚退休,有種不真實感,那麼自己是怎樣的人,要做甚麼?
學校課堂中的勝利組,但是面對人生不再有標準答案,何如?

然而,現實生活中還是跟著風潮取得了碩士學歷。在這段求學歷程中,由於大量的閱讀,政治的議題,同學的切磋,發現課本教的歷史觀根本與現實是有距離的。
回顧歷史,十大建設是否可算是國民黨的政績? 究竟是日據時代還是日治時代?  228事件的歷史背景又是甚麼? 台獨份子等於暴力份子?  美麗島,政治犯,這些非主流想法怎麼形成?訴求又是甚麼?
經歷陳水扁時代中國政府的強硬,也迷惑於去中國化的台灣文化概念,也曾經上六張犁公墓,弔念228受難者墓園,也獨自在綠島的綠洲山莊晃蕩,
到底有多少歷史是我們所不知道的? 到底有甚麼東西,是政府甚至長輩不希望我們多想的?

更有一個長久的好奇,一個歷史課本敘述中與人民為仇敵的中國共產黨怎麼最後把國民黨趕到台灣來?
所以,甚麼是台灣? 台灣史的追尋,中國史的追尋,漸漸進入了視野,我發現這些歷史脈絡對我有著更深刻的吸引力..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創業的前哨站,
         生產: 騎士,踩踏,文字,影像,發表,露出,
             - 部落格/粉絲業經營
         行銷:
             贊助商,
                 雲豹,
                 others?
             單車誌,旅行誌,
         人資:
             責任使命分享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我相信冥冥之中一切的發生都都是偶然與必然的混和。

必然,是物理化學硬梆梆的邏輯,從大自然中觀察得來,而大自然是更廣大的無法解釋,勉強以獨一真神來涵蓋,這一切的創造發生。

偶然,是時間空間的交錯,早一秒晚一秒的故事都不一樣,但萬物就這麼互相影響著,但這一切的影響又會在一定的秩序當中,混亂也會處於一種秩序之內,或是在不同的混亂秩序之間改變。

偶然,是心神意念的方向,發生在生命中的某一秒鐘的人事時地物怎麼連結到過去的某個經驗,導致現在的感受想法,導致待會的決定。

一連串偶然的發生,造就了現在。這偶然又帶著一些必然性在其中,這無序之中的秩序,事物的發生,恐怕也是主的安排,讓人不是得到就是學到。

我不完全了解三位一體,也許是

1. 真神: 不可知不可測,代表一切萬物的道理邏輯,宇宙定律。\

因為不可測,所以有時會有賞賜,有時會有災難,只能試著從中學習更多的謙卑與其中的道理。

2. 耶穌:有血有肉,了解人心的起伏,活出神的旨意,印證宇宙定律,

做該做的,去愛,去奉獻,去行神所樂見的事物,儘管遇到困苦遇到阻礙,

要有信心,儘管不了解事物的運行。

3. 聖靈:

因為放下自己的堅持與價值,並不會換來安平喜樂,只會失去生命重心。

唯有堅持對的事物,在時間社會的挑戰與洗鍊之後,會證明價值。

甚麼是對,甚麼是錯,從耶穌的言行去思考模仿,或再仰望神,省思自己,再堅定信心。

當個人全心全意仰望神,承認無知,等待,禱告,悔改,讓自己回到聖潔,回到神期盼的軌道,

就是聖靈在工作,

2) 耶穌活出神的旨意,活出真人的形象,讓人更認識神,所以道成肉身,所以是為上帝獨生子,沒有誰比他更了解神。

為了讓人理解神的旨意,像是堅持作對的事情,所謂聖潔,即便面對死亡的挑戰,也能從死亡中得到救贖復活,他死了又復活。

所以把持應當堅持的價值,面對苦厄困難,不用害怕,未來也將會被救贖而復活。

他是救主,因為他顯露了一條道路,跟隨他,必會得救。

為了活出神認為應當的言行舉止,在帝王或輿論的打壓下,在十字架上死了,在墓穴裡又復活了,如何是為了我們,又如何洗淨我們的罪惡,

真神不容易理解,所以我們應當透過耶穌的言行,去親近耶穌,也就親近了神,也就會展露耶穌自己所說的,寬恕,救贖。

所以,耶穌是唯一救主。

3)

我不懂得甚麼是聖靈光照,但我知道每天每個人,我自己有千千百百個念頭,合宜的,不合宜的,未必適合此時此刻的,未必抱著愛與謙卑的,

於是天天都有無數的罪需要被赦免,赦免的方法唯有靠禱告,因為人無法赦免人,唯有不可知的神,懂得神也懂得人的耶穌,能夠赦免。

得到赦免,人才能夠繼續未完成的事物,繼續眼前的道路,開始調整,開始行動,而不被自責所淹沒。

4)

我不是基督徒,但也不認為儒釋道可以解釋世界。

儒說,未知生焉知死,所以究極目標可以先放著。

釋說,一切有為法,一切都有因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相似於悔改與上天堂,

但是諸多的章節,諸多的修行者,有太多的道理,不好懂。

道說,道可道,非常道。順勢而為,法天自然。但人類身在自然之中,卻又期盼能夠超越自然,

何謂自然,何謂順天何謂逆天,似乎也留下很大解釋空間。六十四卦象,各有其代表情境,也是對生命的整理。

但畢竟,還是不夠容易了解。

每個宗教都試著解釋,然後留了一塊無法解釋的叫做不能解釋。

也許基督徒的,上帝自有安排,順服接納那神秘未知,會是一個解套。

認識基督教,從這是世界流傳最廣的一本書,印刷次數無法記述。

認識基督教,因為它對自己的敘述很堅決,所謂的真理或是福音,好消息。

我相信,這是生命的說明書,說明如何舉止行為,思考判斷,對自己對世界會是最好的。

而為什麼可以相信它有如此的威力? 因為人們相信它是神賜給人的話語。

我相信這些詞彙是一個譬喻的系統,還不能領會那些曾經在神學大量討論後決定的,最貼近神旨意的詮釋。

我不知道我是否得救,但我知道它是一塊浮板,隱隱約約自有安排,宇宙的定律隱含在其中。

關於人生,當深深探究該與不該對與不對,有無數的可能性與對錯,並沒有堅實的判斷依據,沒有數學的假設與推理可以簡化。

從讀聖經批判,試著尋找聖經故事裏頭的自相矛盾,或是嘲笑那些故事裏頭的是非對錯似乎有些荒謬,

到重新聖經故事,想著其背後的譬喻系統,當初落筆寫下的起心動念,故事發生的時空背景,這些故事到底想要說甚麼人生道理?

斷斷續續地參加著禮拜,聽著耶穌如何為門徒洗腳,聽著悔改,罪,原諒,軟弱與重用,掃羅的故事,彼得的故事,

每次都是人生的審視,在這些生命範例曾經活出的精神,自己又如何應對進退?

使徒信經我並非不信,只是總無法充分理解,

那些常見的詞彙,三位一體,聖靈的動工,耶穌為人而死,在十字架上死了,在墓穴裡又復活了,如何是為了我們,又如何洗淨我們的罪惡,

我相信這些詞彙是一個譬喻的系統,還不能領會,對,錯,是非,那些曾經在神學討論中的大是大非,該如何判定。

但是,禮拜聚會常唱的一首歌我懂,

"要等候主,傾聽那慈聲,凡那等候主的人,必重新得力。"

"要等候主,讓聖靈運行,哪裡若有主的聖靈,就有真平安"

2013年,喜歡上一位基督徒女孩,於是想了解基督徒怎麼看世界,於是認真的閱讀。

2014年,感情與工作觸礁,也許剛好也是生命需要調整的時機,於是我尋求主,因為在人間不會有解答,

再多的人生閱歷也未必是我的道路,尤其走上沒有太多參考資料的生命路線。失去了自我,失去了重心,無法解釋意義,只有該完成的待辦事項。

2014年底,準備轉換跑道,心中埋藏多年的旅行計畫開跑,也許這就是重新得力,也許這就是對主的等候,當然也許不是,但是生命的轉折之美妙可從中看見。

2014年底,回到家中,親兄弟,小三歲的弟弟在耶穌的帶領中,有著大改變,更柔軟更懂得傾聽,也在所屬教會中被賦予了更多的責任與期待,他結結實實的得救了。

而我,我以為我還沒好好的得救,但我將經歷更深層的考驗,更深層的認識,更結結實實的得救。

受洗,我以為是個認識的開端,是認真的表示謙卑,

在主不可知的大計畫當中,在看似紛雜混亂的世界之下,萬物各自有其秩序,

只是人的智慧有限,未必能夠理解其萬一。

活著就有期待,有期待就有達成或落空,

達成或落空都會開始追究原因,追究原因就開始追究責任,

責備世界或責備自己,或是歸功於夥伴,或是歸功於自己。

也許責備是沒有意義的,只怪自己對於世界的人事物了解還不足夠。

也許肯定也是太多的,因為人事物的聚集各自有其原因,只是恰好串在了一起。

像是國文課本中的,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只好謝天。

試著扛起那些榮耀或是責任,也許扛不動,也許勉強扛起了反而造成未來的偏差。

得救見證:

身為電資系所畢業的同學,對數學與邏輯有很深刻結構的訓練。

曾經喜歡一位學妹,但是因為不知道如何舉止得宜的表達自己的情感,

於是在自己的簿子上很努力的推理,為什麼喜歡,喜歡的條件是甚麼? 下一步是甚麼? 需要考慮的變數是甚麼?

全然不懂得,關於人生,關於人,只能很真誠的面對,沒有辦法去推算研究控制。

考台大網路與多媒體研究所,對於邏輯有更大的信心與驕傲,

看了本書,叫做事物的核心,想說也許人生的事物能夠如同數學,

能夠求取出一個能夠面對人生的核心,於是就能夠所向披靡,繼往開來,理解一切的原則。

書裡主人翁是試圖滿足所有人想徹底遵守戒律的天主教徒,最後沒有辦法滿足所有人,只能結束自己的生命。

2010年,是勇氣是招喚適愚魯,從電資領域跳到冒險教育的領域,

從工程的邏輯思考 到"組織運作與社會互動",全然不同的領域,許多的妥協與模糊不明確的抽象。

那是呼召,但我沒有信心,所以很辛苦。

2014年,工作低谷,感情撞牆,像是萬念俱灰,但是等候主這幾句話,扣住了我。

行屍走肉的,完成待辦事項般少了靈魂的學生帶領,很沒有能量。

然後,感謝主的安排,2014年底立定志向,2015年要踏上一場大旅行,需要更多的信心,更多的協助,更多的謙卑,更多的與人互動。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接納耶穌,當我還在努力思考耶穌怎麼為我們死,如何贖罪,這一切還有點太抽象。

但我持續參與教會,於是我能夠漸漸的接受那些詞彙,開始慢慢習慣,

認識許多充滿善意的夥伴,在耶穌基督這四個字傳遞的價值觀底下,彼此的互動交流。

在教會的禮拜中,默想,反思,自己怎麼面對家庭,怎麼長期忽視自己最重要的人,怎麼丟失了自己的心。

或者思考著自己的使命,為何要踏上這一趟旅程,

怎麼更有信心地去面對去理解看似不可能的牆,

如何去接納以表現出否定擔心不信任又同時是最深刻的愛,

如何去感恩路上所有關心提醒或協助的夥伴,

如何去聽見看到這是上天,主,安排要我走的道路?

一切冥冥都有安排,所以我會走到今天的十字路口,去擔起自己的擔子,面對自己的挑戰。

我知道我不孤獨,因為這必然或偶然的道路,我會視今天的自己,都不全然是我自己決定的。

在即將面對的旅途上,將會面對更多的不可知。

每一個決定都導引至不同的篇章,然而每一個篇章所考驗或是所表達的,都是一樣的,

上帝,冥冥之中的安排,像是電影命運規劃局中,簿子裏頭的線路,那就是上帝的規劃,但我們將永遠也看不懂。

當我們渴求上帝,上帝就出現,也許是腦內科學的神妙,就算如此,也是上帝,上天的安排設計,讓我們的腦袋能夠如此運作。

既然這一切難以被定義理解,那麼也就甭管那些細碎的邏輯,就相信,然後讓人生往前移動。

在經歷過後,再來慢慢推敲。

像是在多汁牛排冷掉之前,先吃了它,再來討論它好吃的地方在哪邊。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8 Sun 2015 00:54
  • 祈禱

主阿,全能無上的主。

我再次,面臨自己的能力有限。

我激動,因為一切似乎水到渠成,旅程的開端似乎已經在望,許多的踩踏還在後頭,但至少隧道底端旅程啟動的地方,似乎快要抵達。求主保守,讓一切能夠一您的時間完成,讓旅程能夠順利啟動。

我迷惘,因為勢在必行的終點是不明顯的,未來的養家活口,未來的工作取向,此時此刻的我無法想像。我迷惘,因為這趟意義深遠的旅程,意義在哪? 想要對誰說些甚麼? 完成之後對誰有意義?

我懺悔,因為我徹徹底底地在父母親面前顯得驕傲而沒有耐心,也沒有信心。很脆弱的不成熟的反彈著,父母親的信心不足;很自大的將所有提醒拋諸腦後,表示這些都不重要。但父母親深切的擔心,也許打擊了我萬能的理性網,穿透了我深邃的理念網,一個觸動內心警鈴,一個沒有能力攔住擔心。也許現在沒有很好的答案,但只管把這些考量深深放在心中,深深的重視,作為重要參考,就是最好的關懷。

主阿,這一切太超越父母親的認知,求您讓他們能夠感受到平安,

完蛋的人生? 不負責任的決定? 人生就是風險承擔與做決定,如此而已。
這是我的人生,對我的意義,夠清楚嗎? 都寫在企畫書了吧。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7 Sat 2015 09:13
  • 遠征

一場支援的課程,跟不同的夥伴互動,東華系列,國體系列,外展系列,相似的都有一種漂泊感,不確定性高,專業累積性難說,但一種近身觀察,這些戶外人形成的系統網路,共同的朋友,共同的事件,也就是共同經驗的熟悉感,很快地就彼此拉近。而自己就有如跑單幫的路人,有著一些輝煌(?!)經歷,台大資工,台灣外展,是否能夠在工程資訊與戶外教育之間得到收斂,這是這幾年的功課。這是跨界者的宿命,伊索寓言的蝙蝠。

多年前文字版線上遊戲-kk,選擇魔法師的職業,然後再轉職成為魔劍士,讓贏弱的魔法師操練起劍,在劍上加上魔法的能量。

很吸引人,但這位魔劍士,要怎麼妥善結合魔法跟刀刃?
在肌肉的強度不如戰士,魔法破壞力不如魔法師的前提下。

身為蝙蝠,更不能夠隨波逐流,已經沒有現成的階梯可以拾階而上。而貿然地跳往直銷的火車也是自取滅亡,因為身分認同自我認同將會進入另外一個階段,在需要整理的階段最不需要的是另一個尚未成熟的自我認同。

所以,單車亞歐之旅是一條必經之路,儘管每天早上晚上,想著尚未準備好的事情似乎累積如山,難以面對的挑戰情境還藏在後頭,隱隱約約被擊倒的感覺讓自己懷疑是否應當踏上這趟旅程,但這是必經之路。

並非戶外高手,並非文學大師,然而這是我的跨界修行,同時試煉自己照顧自己闖盪的能力,文字運用的能力,更加上如何市場行銷自己,走上不一樣的路之後,必須走出一條路讓後進者能夠參考,扮演一個拓荒者,而不只是漫遊者。

漫遊者,有著生命不可承受之輕,一切都可以,於是一切都輕飄飄的若有似無,除非心中有其堅守著的生命價值。

然而,我也非徹底的漫遊者,期許自己是創業者,足夠離經叛道去離開熟悉的道路,但又足夠的社會化去跟社會溝通取得資源貢獻價值。

所以,一次完成三個挑戰,戶外生活能力的挑戰,文化連結文字者的挑戰,資源連結社會化的挑戰,三者都不是自己曾經完成的事物,都是缺乏的經驗,需要努力。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1 年的寒假,甚麼都不懂得的大一見習,在學長姊的愛心之下學習營隊實務。早上五點半集合,美到不可思議的星空,冷冷的天氣跟同期站在一塊,似懂非懂地接受不是很能理解的震撼教育。那是那個年代的標記,傳統軍事化國家的家家酒習氣,彷彿四處還是有長官巡視以及值星官。那是絕對的教育真誠,但同時也是經驗傳承下的似懂非懂。

2015年的春天,在體驗教育繞了一圈,花了五年的一圈,教育理念,繩索挑戰,戶外冒險,好大的一圈。所以同樣的地方,卻能夠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以前感覺充斥學長姊的地方,現在則是學弟妹在當家,似乎有種回到新手村的感覺,只是景物依舊,人事物改變不小。

YPO,其實就是國際型的實體企業家社交網路,定期的聚會交換想法交朋友,跟不同的商業圈子促進合作。

Breadth and Depth: YPO Networks by the Numbers

課程的本身,沒有太多的訊息傳遞,滿單純的一個Event,能夠讓這群人有趣味的競賽感,能夠一起完成一件事情。

對自己而言,是試著從這些不同的合作開始,認識這個戶外活動的市場,它不大但似乎也不小,也有其蓬勃之處。認識了來自紐西蘭的 Cam,來台十餘年愛上台灣,頗有效率滿有條理又很友善的一個國外老闆,感覺也很樂意交朋友,有感覺到他一人肩扛多職的辛苦,是承辦人,是主訓,是老闆,是外部人力接洽窗口,但總是笑笑的,好像甚麼都不是太大的問題。

「ima inmotionasia」的圖片搜尋結果

聽聞台北市被票選世界第一必去的旅遊勝地,有種與有榮焉的感覺,也在尋思這個市場要怎麼看待,這位老闆看來這是一片欣欣向榮阿!!

A-Kai,阿美族的原住民,這次來到三峽復興的三民村,在那古老的教堂邊迎賓。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4 Wed 2015 23:46
  • 流連


寄信,詢問非營利組織的拜訪,詢問有經驗夥伴的建議,跟追夢的,腳踏車的前輩打招呼,心虛的探詢著贊助的可能性,跟朋友吃個飯,試著跟父母親證明自己能力的拉鋸,思考著價值意義能夠帶來的是甚麼,思考著到底該不該這樣挑戰,思考著身體狀況的認識調整….

一切慢慢具體清楚了起來。

雖然感到忙碌的昏頭轉向,隱約之中,完成了甚麼,還沒完成甚麼,只管埋著頭往前走。

感到心底不踏實,即將面對可能的陰雨,可能的陡上坡,即將面對估計著前方落腳觸里程不明的不安,身心狀況,是否足夠裝備好了自己,去面對這些挑戰? 好像還需要一點心理準備。

感到驕傲自滿,就這麼一步一步距離夢想再靠近了一些,得到很多關注,好像是明星,一個個的讚,鼓勵,加油,很受用。但真正的困難跟挑戰還在前頭,帶著關心肯定但是驕傲自滿是跌倒的開始,要更戰戰兢兢。

突然感到脆弱,這真的是我要走的路嗎? 這樣的花費,這樣的年紀,這樣的生命階段,是對的嗎?

突然感到使命,追尋心中的聲音,啟示,走窄門,迎向挑戰,即便知道困難重重,但是不畏懼的向前,這是不是一種實踐呢?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24 Tue 2015 23:46
  • 脫離

像是甚麼東西被鬆開,
能夠負責任地讓沒有答案的東西保持著沒有答案。

求學過程就是要掌握一切的題目,把問號變成句號。
所謂邏輯,條件假設清楚狀態下,不是對,就是錯,或是往下一個問號前進。

選擇,是非,證明,計算,填空,
對,原因是甚麼。錯,原因是甚麼,正確答案是?

斟酌著字句,推敲著邏輯,記憶著概念,
訓練有素反射性的作答,刷刷刷的在可繳卷時間就地考卷出考場。

但是人生,你愛交不交,都是選擇,
也許就此前往下一個考場,或是進入花園閒晃。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希臘科學家阿基米德曾說過“如果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舉起地球”。
我說,如果給我一切的經驗邏輯法則,那麼我就可以判斷是非對錯善惡。

阿基米德沒有得到那個支點,我也沒有得到那個經驗邏輯法則。
阿基米德沒有舉起地球,我也無法判斷真正的是非對錯善惡。

如果說全天下的疑難像是大小塑膠球,可以通通裝進一台聯結貨櫃車,
一切的經驗邏輯法則 X 可對應這個聯結貨櫃車。
我沒有 X ,所以無法應對。

那麼也許,把一些疑難先排除掉,也許可以通通裝進一台十噸半大貨車。
相對應的經驗邏輯法則 Y 可對應這個十噸半。
我沒有 Y ,所以無法應對。

那麼也許,把一些疑難先排除掉,也許可以通通裝進發財車。
相對應的經驗邏輯法則 Z 可對應這個發財車。
我沒有 Z ,所以無法應對。

那麼也許,把一些疑難先排除掉,也許可以通通裝進四人座轎車。
相對應的經驗邏輯法則 Z 可對應這個四人座轎車。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