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21 Mon 2005 11:02
  • 激越


網友看我的 blog,為我高昂不羈的情緒感到擔心。

夢做的太高太大,對自己的壓迫相對的也很殘酷。

相當程度的自我膨脹,當被刺破的一天,會很痛苦。

某年某月寫下的紀錄:

" 我要捨棄文明的虛偽,回到洪荒。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21 Mon 2005 10:14
  • 強者

能夠在眾人之間運籌帷幄,糾集眾人之力以達使命的人,是強者。

能夠不求人的自立自強,沒有弱點的人,也是強者。

只是強的理由不同,強的熱鬧還是孤獨…


我信仰著,人生的一切行為都是由恐懼所驅動…

也許負面了點吧…恐懼跟需求是一體兩面,有需求就有需求達不到的恐懼…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所接受到的訊息,往往只不過是你想要接收到的訊息。

去教會問基督徒信不信神,

去音樂廳問聽眾愛不愛音樂,

去劇場問演戲的人愛不愛演戲,

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作家在某種意義上就是能夠找出最準確表達的人。」

這句精彩的論斷的主人是布羅茨基,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俄裔美籍詩人;
客人是捷克前總統、詩人、劇作家哈維爾;
時間是1993年,地點是美國的《紐約書評》。


在布羅茨基看來,兩人的共同點在於:
都是作家,都曾經在警察國家坐過牢。這構成了二人平等的對話基礎。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靠近平原的淺叢林中,一頭大野狼捉到一隻兔子。大野狼把兔子帶回山洞,
兔子想:這下我完了,我的一生就要結束了。
  但是在山洞裡,大野狼沒有吃掉兔子,他要求兔子跟他做愛。
  
    「我不打算吃掉你,但是你必須跟我做愛。」大野狼這麼說。
  
    「我不喜歡做愛。」兔子說。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如果我是你的男朋友,我會送你一座美麗的城堡,讓你像童話中的公主一樣幸福快樂。
  
  如果我是你的男朋友,我會每天都跟你說我喜歡你,不為什麼就親親你;
  
  如果我是你的男朋友,我會和你一起像小孩子一樣,手牽著手晃來晃去,
不時的把你轉個360度,看你齜著牙罵我壞;
  
  如果我是你的男朋友,我會給你起很多很多可愛又笨笨的外號,有事沒事換著叫;
  
  如果我是你的男朋友,我會在你的姐妹們面前給足你面子聽你使喚,然後背地裡算你又欠了我幾腳或幾下撓;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郭台銘說,魔鬼都在細節裡。

我說,我的魔鬼藏在文字裡。

不知道是從和開始,文字世界比真實世界吸引我,與其真實世界給我更多的驚奇。

亞森羅蘋的犯案,福爾摩斯的偵察,

武松打虎,魯智深的三拳打死鎮關西,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19 Sat 2005 19:51
  • 任性

我是任性的。

我任性的架構我的世界,我不管別人說好說壞,我寧可相信書中的古聖先賢,智者哲人,勝過身旁的誠心建議

--如果這建議帶著一絲ㄧ毫的強迫性,如果這建議帶著一絲ㄧ毫的不可挑戰的絕對性,我就會為了那一點的邏輯思辨爭執到底。

是不是因此傷了身邊的人們的心ㄋ? Maybe..

別人見我吃虧的好心勸慰,在我看來是另外開啟的戰局,我摩拳擦掌著又想要把人駁倒,忘記別人的好意。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13 Sun 2005 18:39
  • 夢境

很久,沒有好好作夢。

很久,沒有夢能夠鮮明的讓我在醒來後還能夠記得。

我夢到好像幾天傾盆大雨後,我不知為何搭船去不知名的地方。

但奇怪的是竟然開上了公路,被山上激流而下的雨水載著一路上山。

更險更奇的是行駛在濱海的公路上,這船竟然在一個轉彎處飛離公路,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處在一種強烈的矛盾反差之下,

覺得自己能夠強韌的存活也算不簡單了。

不斷的把自己包裹的緊緊的深深壓抑,

又不斷的掙扎撕裂自己的包裹,

在隱匿所有氣息訊息的當下,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腦海裡切割著世界…

一條條橫七縱八的經度緯線在我腦海裡劃過…

我相當程度重度倚賴我心中的邏輯判定…

但也心知肚明心中的邏輯具有絕對的絕對性 同時有絕對的誤差存在…

於是形成矛盾…我倚賴我心中的尺度而生…卻又不相信自己的尺度…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08 Tue 2005 03:04
  • 嚎叫

我對著鏡子叫囂,我用言語對自己鞭打並產生快意…

很少有人能像自己瞭解自己,這樣戳穿自己一切的防禦…

甚至,連一點正面解釋的機會都不留給自己…

我自言自語,我和腦裡的自己對答互相撫慰…

很少有人能像自己傾聽自己,這樣無怨無悔的靜靜聆聽…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忽藍忽綠…紅中帶黃的火舌跳躍著…

那是我心田之火…像是恆春出火一般全年無休…

有時旺盛有時低靡…


有時如和煦陽光溫暖綻放…輕快笑容和世界Say hi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ttp://jacky.seezone.net/archives/001141.html

頗有趣的片子…

在其中看到人性…

唯恐天下不亂的愛德…

日常生活的小角色,僵屍橫行時變成大英雄的尚恩…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特別贊成英國詩人赫巴德的說法:「一個不是我們有所求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

為什麼談到愛情,讓人退避三舍,不敢輕易碰觸?

為什麼泛泛之交,或是感情深厚的朋友扯上愛情,什麼都變了味?

因為有所求阿。

當這個求,不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不是一種均衡的互相尋求理解與慰藉,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於友情

嚴重的友情
友情這件事,比我們平常想像的要嚴重得多。
表面上,它是散落四處的點點溫馨。平時想起一座城市,先會想起一些風景,
到最後,必然只想這座城市裡的朋友。是朋友,決定了我們與各個城市的親疏。初
到一個陌生地,寂寞到慌亂,就是因為還沒有找到朋友。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突
然見到一個朋友,那麼,時間和空間就會在剎那間產生神奇的蛻變。兩個朋友見面
時再誇張的動作聲調,四周路人都能原諒。有時久違的朋友會在我們還沒有發現時
從背後狠狠地擂過來一拳,這一拳的份量往往不輕,但奇怪的是我們還沒有回頭就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個小故事說,在1940年代有西方的探險家前往非洲,

在當地土人的嚮導下, 連續幾天的路程不但順利,而且行程也超前許多;

有一天,土著忽然停下來,不願再往前走, 探險家困惑地問他們為什麼 ?

土人回答說:「前幾天我們走的太快了, 今天我們必須休息,所以我們的靈魂可以趕上我們的腳步。」

************************************************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