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1 (4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下午去信義誠品逛了逛,晚上跟同學在忠孝東路上的麥當勞用晚餐,
七點半離開麥當勞,剛好八點快半趕到客運。

跟張友昇這悶葫蘆一號沒什麼話好聊,
於是我也變成悶葫蘆二號,也許男人之間就是這樣,不像女人間交換經驗之快速頻繁。

有一搭沒一搭的到了彰化,小娥騎著小50來接兩趟後終於到小娥家。
張友昇是識途老馬,這麼曲折的路也會走。

到小娥家看到綁著一隻狗,有趣親熱而可愛。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273251

http://www.chinatopnews.com/MainNews/Opinion/2005_9_19_14_15_2_496.html

狂熱既是一種靈魂的疾病,卻又是一種可以讓社會和國家振興的神奇工具。

懷有大希望者的力量來自最荒謬的來源﹕一個口號,一句話或一枚徽章。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國近代的知識分子,自嚴又陵、康有為、梁啟超以降,在推動中國現代化運動上和歷史性的變動上,無論是直接或間接,多多少少有所貢獻。到了五四運動,這一發展到達一個新的高峰。從清末到1949年為止,就我們所知,中國知識分子對新知識的灌輸,新思想的介紹,新觀念的啟迪,新制度的推行,風俗習慣的改革,都表現了罕有的熱誠和高度的銳氣。中國近代和現代知識分子在近代和現代中國歷史的舞台上,曾扮演著新時代催生者的重要角色。然而,曾幾何時,面目全非,斯人憔伸1於今,一部分知識分子飄零海角天涯,一部分知識分子被穿上緊身夾克,一部分知識分子過著賽蹙淡漠的歲月。這是一幅秋末的景象。涼風起天末,草枯木黃,無邊落葉紛紛下。只有三幾片傲霜葉,高掛枝頭,在寒風裡顫抖,任慢步懷古的詩人悲吟!

中國知識分子是失落了!

何以失落?

這一大變遷不是偶然的,也不是簡單的因素形成的。這—大變遷是與時代的變遷息息相關而為時代的變遷之一環。從知識分子的觀點來看這個問題,我們可以舉幾種重要的原因:第一,與傳承脫節。第二,與社會及家庭脫節。第二,與經濟來源脫節。第四,與現實統治建構及行動人物脫節。有這麼多的脫節,於是知識分子紛紛變成脫節人。關於第一、第二和第三這三種原因,從我在前面第三章、第四章和第五章裡所說的可以推論出來,我無須在這裡進一步作瑣細的分述。我現在所要說的是第四種原因。

中國近幾十年的巨大變動帶有濃厚的群眾運動之色彩。群眾性的運動之發展趨向,通常經由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宣傳。第二個階段是是組織。第三個階段是新的權力形態可能出現。在頭兩個階段,有兩種人物居於主導地位:一種人物是狂熱分子;另一種人物是觀念之士[3]。當然,有時一個人既可以是狂熱分子又可以是觀念之士。我之所以把二者分開,有兩種理由。第一,在有些情形之下,有的人是狂熱分子而不是觀念之士,有的人是觀念之土而不是狂熱分子。第二,據我的經驗所及,如果一個人的某些觀念太清楚了,常狂熱不起來。在第二個階段裡,即在組織階段,常有—種潛在的行動人物(potentialman of actlon)。這種人物常常隱身在組織中,職卑位低,不為人所注意。到了第三個階段,如果有新的權力形態出現,那末這種潛在的行動人物可能脫穎而出,成為實際的形動人物(actualmanof action)。所謂實際的行動人物,意指行政官、司法官、計劃家,以及作最後決定的人等等。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殷殷切切的灌溉著,一如己意的放肆揮灑著。

對誰說? 似乎是對自己說。

是的,其實就是對著自己說。

透過文字自己看到自己,然後希望別人透過文字看到我。

在挖掘著自己的深處,雖然挖到最後也許反而遠離的現實的表層…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年味越來越淡的一年一年,

在外婆家領了紅包,

不願加入樓上孩子們的十點半戰局,也不願加入樓下象棋麻將的賭局,

婆婆媽媽的經驗分享也叫我意興闌珊

找到了電腦,終於找到我的定位。\...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是中國人,該死的中國人。

撇開中國人還是台灣人的爛問題,我是天殺的該死的中國人。

哈哈。

好像不能輕鬆的過生活,去體驗往往會失敗,偶爾會成功的人生。

幹嘛?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藝妓回憶錄裡,提到兩種特質…

流水與大樹。

大樹紮了根,不會移動…但是能夠遮風蔽雨…

流水遇到石頭就會轉彎,但是也能開創新的路徑。


我是流水,而社團大部分人想當大樹。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很糟糕嗎? 有些人的口頭禪是很糟糕…
但我不接受糟糕,我不接受否定,我要把否定當成另外一種肯定。

就是這樣,一種不服的不羈的心,想要擺脫世界的狂妄,
笑的時候無法放空的笑,沒有哭泣的時候,哭泣的時候也是腦袋往四面八方無限個角度同時亂想…

肯定否定演繹歸納,刀槍棍棒在腦海裡打個鏘哩匡啷,
鑼鼓點搭搭搭搭搭的響個不停,從來沒有放鬆過的腦海,從來沒有放心過的微笑…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自以為是的在街上尋人挑釁…

跳動著身體,左右移動著腳步,

揮出幾拳作個試探,看誰想要進行拳擊的遊戲…

偶爾正面面受了一拳,有點昏眩,

嗜血的舌頭,早就已經嚐習慣自己的血液…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想法多,也意識到這些想法是蕪雜的雜草,雜亂無章。

不是一句真心話就能對所有造成的壓力與影響做出解釋。

想法多,來自於衝擊多,衝擊多是因為我漸漸站出腳步…


站出腳步就意味著承受衝擊,是我不成熟,但開始承受衝擊感受到痛楚,

那才是結實的活著,才感覺得到雙腳依然踏在地面上…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喻瑜約了,我到了。

六點多在語言中心晃了一圈出來,外頭修賢在那等著。

喻瑜來了,弘宇到了,信德加一個同學來了,我去載佩芬…從樹林遠道而來的佩芬。

好久,沒有跟人好好聊天了。

我幾乎忘了說話的技能,也許是很久沒有這種場合…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害怕被探知,害怕內心的缺口被識破,最好的方法是直接公佈…

我用文字的探針探索我內心深處的破碎,做成記錄呈現出來…

像是偵察硬碟壞軌的程式,至少可以避免那到陷阱…至少踏到陷阱時不會意外…


who am I?

What am I?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讀,是一種吸收…

但吸收的核心方向在哪裡?

滿天都是的知識,如果沒有一個針對性,要往哪裡去瞭解,哪裡去閱讀?


我再進行辯論,永不休止的辯論。
主要是和自己的練習,我跟自己刀光劍影你來我往,跟影子的對答搏鬥…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法好像冷藏過的雞湯,果凍般的流動困難狀…

太著重於內心世界,而偏偏內心世界又多所沈重,嘿嘿…

真實,面對真實也是會被侵蝕的吧……當我笑只能因為事情的不真實而笑的時候…


應該是一種對於肯定的不安全感,盡力的嚷嚷只顯的自己像討糖吃的孩子。

說話有沒有道理,已經不能被理解接收,只是大量的情緒與字眼灌輸,讓人難以消受。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生命的旅程就是一場戰鬥。

有人這麼說。

想要創造也是需要戰鬥,跟已知的習慣戰鬥。

我在想,我的用詞也許太修飾或不修飾…

太修飾妳們說看不懂…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矛盾的人。

我一手持著邏輯之劍,腰間還掛著狂熱之劍…

對這個世界我橫劈直削,削自己的世界就算了,還想要削削別人的試試刀法…

邏輯能解釋的,我用邏輯去切割剔除不合理的想法世界觀…

邏輯不能解釋的,我任性的由我狂熱之劍削去我覺得累贅的段落…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一個最大的認知必須知道的是…

世界不是一天造成的,他也不會在一天之內毀滅。

與其擔心這種瞬間毀滅的事情,不如擔心自己的想法觀念,起心動念有沒有正確…

人可以原諒錯誤,但如果是說不聽的錯誤,那就比較麻煩。

大量的Po文章讓我學到的是,人總是會習慣的。
但習慣,是漠視還是認同? 黑… 要在乎這個嗎?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雙子真的是兩極的星座嗎?

至少,我是。

雙重的性格,烈火與寒冰的同時存在。

也許,每個人都是如此吧,

在熟悉的人,跟陌生的人面前…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話的慾望總是很強烈,
在家裡說話的空間有一半被封殺,
因為我老爸愛講話的程度遠超過我之上。

想在kimo在多談談我自己,
想要說抱歉之類的,算了,太多抱歉了。
而且,別人對我有興趣嗎? 佔了篇幅,突然讓人不爽,何必?

但我倒是發現,我是不信者,懷疑論者,我不相信天底下固定的事情。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空洞。

一是我太閒,堂堂研究生卻不事生產,老師沒給壓力就鬆懈得像沒有骨頭…

二是不想要依賴別人,不求援,天大的問題都想自己扛下,就算今天月亮砸在我身上我也想自己背背看…

三是想要過的有意義,不想要虛擲,看電視,WOW的線上遊戲,可以輕易忘記自己是誰在哪裡,但我不要失去自我。

選擇像是清教徒,苦行僧的生活,卻又不甘寂寞,想要找多一點人來我心中的荒山修行…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