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6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首灑脫情歌,不過我聯想到的不是愛情……
是對繁華世界的最後留念……
是對自由國度的最後回顧……

不再有千千萬萬的選擇,
只有同儕與命令的壓力…

拋下輕鬆的日子,
我不要國防役,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過幾個小時將搭上火車,
之後再幾個小時就踏入軍營,
然後,進入人生的另外一個階段…

在此之後,是一個海闊天空,是一個驚濤駭浪……

伊婷說要上台北,算是順道給我一個餞別…
聊聊她為人師表的故事,聽的她娓娓道來…
聽著聽著都忘了明日就是國軍的一員了。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生當中,剛出生的孩子最霸道也最脆弱…
他可以借著哭泣,表達他的一切不滿,
而他的父母便會想盡辦法安撫。

漸漸長大,接觸到社會的現實世界,
由社會賦予師長的教學責任,
當學生沒辦法讓師長盡到責任,
傷害到了師長在社會的形象與收入,
師長將以剝奪孩子的快樂或給予懲罰的恐懼,
以恢復原狀符合師長的期待。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死亡是生命中的一個現實,它是一切的休止符,是人至終最恐懼的。
醫院電梯沒有「四」樓,我們也嘗試美化它,
稱其為:千古、羽化、仙去、大故等,
可是無論我們怎樣稱呼它,它仍然是冰冷、決絕而不可知。

大家都害怕其確定性 ── 必然臨到每個人,
但更令人恐懼的卻是其「不確定性」──
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臨到自己?

去墳場走一趟,有八十陽壽的墓碑,也有二十或兩歲的;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兵是人生中一件頗為重大的事情…
是一段一年多的失去自由,
生活由國家機器掌控,
在團體中求生存,在壓力中找出路,
在不甘願中做事,在沒選擇下黯淡…

似乎,沒有那麼激動過?
因為這是一個不可逃避的項目,
這種心情跟準備打電話給欣賞的人的心情相似,
只是更為厚實,更為瀰漫,更無處可躲…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二天起床九點多,
洗澡盥洗完開電腦晃晃,
在MSN遇到捷克來的Jan……

他問我幾時要去露營?
於是就約了他十一點出發。

Jan是捷克來的交換學生,
據他說是台灣的福利好獎學金多,
所以交換來台灣看看…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碧潭,電話中的短短對話,
有什麼意義我不知道,
但對於電話恐懼症的我有一定的療效。

那溫柔嗓音娓娓的解釋為何今晚沒空,
其實邀約成功與否也沒那麼重要,
重要的是互動的過程,詢問與聆聽…

掛上了電話,走上碧潭旁的店家,
有一家惹銀飾品手工藝教學的店面…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樣的早晨,一樣的起床…
翻翻報紙,快要入伍的低氣壓在緩緩的籠罩…

有點不能呼吸,
進進出出的來回於臥室經過電腦客廳到廚房…
一直到養著兩隻狗的狗窩……
跟我家十年的老母狗安妮打打招呼,
撫摸著她的耳後,喉嚨,
她的喉嚨發出舒服的呼嚕聲……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跟嚕啦啦,越拉越遠。

當初,為了一句垂直成長,與山野技能而躍躍欲試。
後來,確實在其中獲得了一些,
但太沈重的道德使命,太微薄的自知自信,
讓我空有能力卻不敢接下責任。

在這,我的自信是被打擊到的。
不過,反正原本就沒有太多自信。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主啊,

請使我的兒子足夠堅強,知道什麼時候他最軟弱;
足夠勇敢,在他害怕時能夠自持;
使他成為一個勝不驕,敗不餒的人。

請使我的兒子能夠不以空想代替行動;
使他認識你──同時知道認識自己是知識的基石。

我祈求,不要讓他走上安逸舒適的道路,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音樂變得嘈雜……
眼皮變得沈重……
後頸變得僵硬……
呵欠變得連連……

睡吧,睡吧……
在這寂靜的兩點十五分…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喬治:今天早晨7:00,BBC電臺廣播說,德國電臺發佈消息,盟軍空降部隊和登陸艇大規模在海岸登陸。這就是了。

我所率領的這支不可征服的英雄部隊還沒有登陸歐洲,但很快就會在那裏了。我真希望我自己能在戰場上,因為今天陽光燦爛,是個作戰的好日子,我不願意這樣閒坐在這裏。

我想我還不會這么快就戰死,但誰也說不准,沒有人能長生世上,所以如果我走了,你不用多想,只要能努力比我做得更好就夠了。

所有的人在參加戰鬥時都會膽怯,不管是第一次參戰還是最後一次。但膽小鬼是那些任由怯懦主宰自己的人。你永遠不會這樣,因為你的身上流動的不是這樣的血液。還記得我和你說過同路易十四一起作戰的馬歇爾·杜蘭嗎?他征戰40年,在他最後幾次上戰場時,一天早晨他上馬時,走過的一名年輕人對他喊:“先生,您應該是很英勇的人,怎么上馬時腿也會抖成這樣?”他回答說:“我承認我的膝蓋在發抖,但如果它們知道今天的目的地,他們會抖得更厲害。”就是這樣。你的雙膝也許會發抖,但它們仍然會帶著你衝向敵人。

優秀的戰士可以分成兩種。不莽撞的與莽撞固執的。我是後者,似乎這樣的人更少一些,而且不那么受歡迎。但這是我的方式。人必須選擇自己的一種方式,然後堅持下去。那些不能支配自己的人什么都不是。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20 Fri 2006 01:29
  • 軍旅

黑夜,帶來的是寧靜。

世界收斂起日間的喧囂,
只有自己跟背景音樂以及在黑暗中的一盞燈。

終於,要當兵了。

像是要上戰場的士兵顫抖著,
是興奮是恐懼,
既要有捐軀之志又保命之能耐…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睡起床,不怎麼樣的一天。
昨晚沒洗澡,補洗個澡。
晚上同學有約吃飯,這是今天的生活重心。

寫了兩三篇文章,吃過午餐繼續奮戰。
是生命的側寫,是生命樂章的紀錄……

下午幫狗洗澡,抓了大大小小十幾二十多隻的壁蝨…
想想很噁心,扁扁的一隻小小昆蟲,
緊咬著宿主吸飽了血,變得軟軟韌韌…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t is a surprise to receive reply from naue.

really a surprise.
不出所料,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
這留言,是鼓勵,是羨慕,是解釋……
nice of it....

此學妹不像我,
會為了無聊滿山滿野的四處回應…
也許,是有更有意義的事情吧…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整個的悶絕,一通要打不打的電話讓人不知所措。

決定了,丟封簡訊過去算是完成對自己的期待。
如果文字能表達的比口語好,那為什麼堅持要用嘴巴說呢?
我知道誠意,但………

簡單吃了碗玉米濃湯,跟媽媽拿了 1000元就出遊探險去了…

在門口佇足了一會,不知該往東西南北前進…
下午的貓空? 烏來? 陽明山? 平溪? 深坑? 九份?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丟了封簡訊,卻遲遲沒有回應。
越過山巔,馳騁彎道,山口狂風,
依舊,沒有回應。

在海邊打了通電話,
戲稱正妹,相談甚歡。

其實,還滿正的啦,對我而言。
雖然可能沒人這麼說過。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是想要找個人講話,這個理由足夠嗎?

特別想要找妳講話,這理由充足嗎?

從來不是衝動派的人,
衝動的行為也是思考過後的產物,
認知到衝動給別人的觀感,
刻意的大氣,來表達對遲疑的不耐。

對於宇宙間的一切,都試圖探究著前因後果,這也是一種強迫性格。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遲遲不敢作決定,
遲遲不敢行動,
遲遲害怕受到否決,
遲遲害怕受到厭惡…

但當決定了,行動了,
這代表,球發出去了…

球發的好,發的差,
有人接沒人接,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不求救。

天塌下來,頂多壓死我,我不求救。
有人願意拉我一把我很樂意,
但是我不求救。

看著別人怨聲載道,怨天怨地,
我冷冷的看,認為那只是一種發洩…
把對自己不滿又無法改變的事實怪罪天地…
弱者!!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