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6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A kiss is not a contract
but it's very nice
yes it's very nice
Just because you've been exploring my mouth
Doesn't mean you get to take an expedition to the south
A kiss is not a contract
but it's very nice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是一個多麼單純的字眼,但卻似乎是裝了鉛塊的時尚包包,有著美麗的外型,但卻有點沈。

在車站悄悄的留下包包,裡頭是「我喜歡你」的訊息。

她靠過來查問,「這個包包是你留下的嗎?」

想承受卻直覺的感受壓力,想否認又心動的想探索回應。

像是幹下不可見人之事一般,像是什麼大不了的允諾,不過是個喜歡,有必要那麼如臨大敵嗎?

無法對自己釋懷,那無法解釋的情感流動。 不知從何而來,亦不知將流往何方,一聲我喜歡你,是一個衝動還是真心誠意? 是一個瞬間還是有多久保存期限?

無法解釋,只能訕訕的傻笑著。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根據邏輯,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無法教化」的無法是一個很難驗證的形容方式。
    是一個想當然爾,是猜測,甚至是指控。

    與其說 這個學生「無法教化」

    不如說 這個學生「我無法在有限時間內教化他」

    或者說 這個學生 「在現有教育環境裡恐怕沒有能力教化他」

    降龍伏虎羅漢,之所以是尊者就是因為其能降龍伏虎。

    老師是牧者,偶爾也得降龍伏虎。
    降不了龍,伏不了虎,也是常態,老師也只是凡人。

    但那是機緣或是宿命,龍跟虎也不是為傷人而生,
    就算是,無法降龍伏虎也只能種下善因,
    也許哪天龍與虎能夠良心發現,懸崖勒馬。

    但如果降了龍伏了虎,龍吟虎嘯也許震動大地……
    能改變世界的都是那些藐視規則的人,
    但藐視規則的人如果無法聰明到讓自己能與社會相容,
    那麼一身的煞氣就先剋死自己吧。

    但在退一步想,學生真的需要被教化嗎?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道可道,非常道。
  方法無法傳授,也許想法可以傳遞。
  所謂的原則。

  大前研一的 <低IQ時代> 就是在講,
  現代人疏於思考,而跟著集體智慧前進。
  所以人們可能會執著於一個方法對應一個事件,
  但方法跟事件之間的關係可能千絲萬縷,
  沒辦法在不同的時間空間移植。

  不是染髮等行為是否可以接受的問題,
  不是體罰的利弊得失怎麼計算的問題,
  是拿甚麼心態去看待。

  那些都是徵兆,但都不是問題的本身。
  那些都是方法,但都不是問題的解決。

  There is no silver bullet.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25 Thu 2010 18:45
  • 厭倦

有時浮起這種情緒,要捉摸自己的情感跟別人的情感,要期待一份感情還要為感情付出經營,突然厭煩。

太多的未知,但卻沒有把未知變成以知的立場,也許是太多的蹉跎太多的錯過,但想想好像又何必?

於是,還不真的懂深深的眷戀,情感的交流之前,我的胃口已經被打壞。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25 Thu 2010 18:25
  • 寂寞

沒有關係,沒有關係,那些不知道往哪裡傾倒的思緒渣滓就讓我倒在這兒。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那些若有似無的意識吞吐是非對錯都不過是我想像。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界的一切運作都是個Magic,像是上帝創世盤古開天以來,事物都這樣彼此合作著運轉。

magic底下是logic,一切的運轉不是平白無故,各自有其遵循的法則。

感情世界就是一場magic show,只是變戲法的是自己腦袋裡的幻想與期待,那是magic,而想要探索logic的人,也許是不解風情,也許是效益不彰。 畢竟這一切是無法理解的。 牽扯到一開始的基因序列,跟生命中的偶發事件,大時代的氛圍,建構出一個人的思維模式。

What do you want?

我要甚麼? 我不知道我要甚麼。
是要一段隨時可以拋開的關係嗎? 那自己能接受被隨時拋開嗎?
是要一個願意聆聽理解的心嗎? 那自己真的願意聆聽理解嗎?

太嚴格,不能不要求自己只要求別人。
可每個人要的不同,不能簡單的拿推己及人當準則。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上掉下來的,也將隨風飄去。

短暫的騷亂,深淺的迷惘,終究隨風。

日子依然向前邁進,新的刺激新的思索如浪潮蓋過昨日的懊惱,那些懊惱似乎已深深的滲入沙灘,回歸到思緒的海洋不知處,而如今的我只管看著敘述過往的文字,欣喜於對歷史的探索有有所體悟。

人性,自我膨脹著試圖看穿的是人性,在潘朵拉的盒子東翻西找,偶爾才會看到希望的光芒。

不歌頌快樂,因為快樂與痛苦是一體兩面,希望只要快樂而捨棄痛苦就是一個痛苦的來源。

但該歌頌輕快,不去思考探索的一種空白狀態,只為了活著的一切感到欣喜,為了自己依然在呼吸,感受到陽光或雨水,感受到歡欣或痛苦,那就值得安慰。

太遠的一切都不值得依恃,不能強求的一切都不值得傷心,之所以心情起伏,也不過是生命的點綴。

人生阿,就是這樣孤零零的來,孤零零的走,沒有人能代你做決定,這就是它刺激又令人驚駭的原因。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e

簡述本書內容:
陳儀自有一套做事方略,唯人說貪官可惡,清官可殺。
貪官還知所進退,照子放亮,以求自己能全身而退。
清官自覺可受公評,就是神佛來勸也只是充耳不聞。

像是以自己一套思維把產業收歸國有,可任用的公務員以貪贓枉法為常態,執行上面會遇到多少弊端? 造成民間多少衝擊?

立意是好的,但執行面的問題沒有評估到,也該概括承受。

其作事方略也試著切割中國台灣之間之經濟連動,開明釋放政ˋ治犯,試圖開明治理台灣,而使部分有心人士經濟上無法上下其手,政治上無法濫殺濫捕,故心生嫌隙,在各個管道造謠。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是這樣的問題。

所有的不安跟焦慮都是失去平衡。

失去平衡也是有趣的經驗,在那墜落與否的邊緣,拿捏著身體的平衡感。

不均衡,當滿腦子充滿了對一個人的問號,但真打開來卻又是空蕩蕩的詞語,於是不均衡。

心底高喊著不公平--自然是以自己內心深處的敘述為準的結論。

其實,沒什麼不公平,能量總是守恆的,只是人心亂了,期待能量能照自己的期待遊走。

就忘了吧,就忘了吧,為了維持平衡,你只能做出犧牲。

就忘了吧,代價最小的犧牲,就是如此。

這一切是否只是我自己編寫的故事?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沈默著,也不發問,臉上也無表情,只是一個勁的走。

走到默默流淚,也只是努了努嘴,拭去淚水一臉不在乎,還是一個勁的前進。

沒有關係,過了下一個轉角我就已經淡忘這個失望,在嗟然中屈著手指頭試著數清到底曾經發生過的是什麼。

再走兩步,哼起歌來跳起舞來,唉壓壓這就是人生嘛,只是表情仍然僵硬,依然搔著頭皮想不透。

不曾認真的追逐,只是像個路燈般看著一個個的故事經過。

偶爾有人來抱電線桿,聆聽電流滋滋的聲響,但是轉眼又跌跌撞撞的離開。

筆直的向前,搜遍垃圾桶水溝蓋也找不著想要的答案,究竟未來在哪裡?

一股無名火,繼續橫衝直撞,一切的一切的一切只是庸人自擾,誰也別攔我,這一切只是讓人傷腦筋的遊戲,怕人在世上過得太無聊。

呼呼哈哈,鬥雞眼,翻跟斗,瞬間移動,左手掐右手,右手抓左腳,右腳撐天,左頰貼地,別管我。

鏡頭一切,又換一幕,只不過是在電腦前爬格子的不入流作家半醒的夢境,手指頭沾著生命的調味醬放在嘴中用力吸吮,也許辣到流淚,也許酸入骨髓,也不過是另一種滋味。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e

有種感觸,我的人生有如拖著行李箱的Ryan,不想扛責任,只想漫遊。偶爾會寂寞,但總不當一回事。自以為是的建構起一套思考模式,甚至可以說服別人別管那些惱人的揮之不去的責任,因為大部分困擾只是自己的想像,是一種阻礙自己的安全機制,而呆在安全的領域將使一個人不敢踏出自己的領域。

飛來又飛去,很難說是命運選擇了他,還是他選擇了命運。生命的路往往是這樣,冥冥之中湊到一塊--一個無法面對寂寞的人選擇了不斷移動的生涯,既然不曾為了什麼原因停留,也就不需要思考人生更遠更複雜的問題?  在不斷變動的環境中,人就滿足了身心靈的刺激,永遠在外放,永遠沒有持續的責任。

但,一旦遇到一個互相吸引的對象,真正踏出腳步了,看到的景象又是什麼? 很愉快的,看到一個假象。 而在那雪地裡愕然的看到真實,卻令人迷惘空洞的難以接受。

如今,有種相似的感覺,也許,一切也只是一個鏡花水月,投下太多的感情,會是我的不智。 這是一場排球賽,試著讓球不落地。 當球一直沒有發過來,那麼也就別那麼緊繃,也許球賽延期了,也許球賽結束了。

日子一樣在過,追著還沒有能力說話的空氣要著自己都不清楚的問題答案。 只怪太容易動情,卻不知道自己的一份情是投到了何方。

就繼續飛吧。

直到,誰呼喚我停留…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是真的要忘記,只是別記的太牢。

記的太牢,會忘記呼吸的節奏,會迷糊該先踏出左腳還是右腳。

記得打水,記得保持在水中漂浮,記的太牢會讓你沈到水底肺裡裝滿水。

忘了吧,某個趾高氣昂著遠去的女孩,無法再跟她對話,因為若我是正常的她就是扭曲的,若她是正確的我就是破碎的,不願意冒著失落的風險看清現實,那也是她的選擇。

忘了吧,那個大方纖細側頭細語的女孩。一切都沒有改變,只是一種思念開始繚繞,焦慮的試圖確認那無法捉摸的感情絲縷,黑色絲綢般的心魔從四面八方湧上,期待一架直昇機把我從黑暗中一把帶走。

忘了吧,忘了吧,別執著。

只管作我自己,在前方等著我的風景,我就要賣力的前往了。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像一隻小小鳥 想要飛卻怎樣也飛不高
也許有一天我棲上了枝頭卻成為獵人的目標 
我飛上了青天才發現自己從此無依無靠

每次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總是睡不著 
我懷疑是不是只有我的明天沒有變得更好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r 23 Tue 2010 00:45
  • 心跳

一個不期待的人,是無敵的。

他可以不停的雀躍,無限的低回,聳聳肩,反正誰在乎了?

他可以詛咒天地,也可以讚嘆命運的安排,聳聳肩,說錯話誰會抗議嗎?

但當他的心上進駐了一個影像,那麼裝滿冷漠沙子的心,隨著窗戶的打開,灑了一地五彩無華的沙粒,只有在夜間隱隱發光。

心裡的溫暖空氣開始外溢,空虛的冷空氣開始進駐。 充滿的沙粒跟為了等待而虛位以待的空心,何者比較字在快樂呢? 前者吧。 但何者比較有色彩起伏呢? 後者吧。

開始像個小男生小女生一樣,太過在乎對方的思維,於是我又再次忘記怎麼行走。

一點一點,舀出潑出一點好感與期待,直到,收到另外一份訊息,又是另外一份,才像是在深海中獲得氧氣換氣。 直到,say no的步伐遠去,那麼一份心就這麼被溺死在深海,也就不需要換氣了。

在乎與不在乎之間,總是不能優雅的控制自己的情緒。不是瀟灑的自顧自的行走,只對經過眼前的女孩微笑say hello,就是轟的一聲把自己的心掏出來扔在甲板,約莫三公尺高半公尺厚兩公尺寬,暗沈低調的大紅色,附上七彩的顏料與繃帶釘書針。 扔上甲板後這重量誰能承擔? 加上一旁焦躁的眼神注視著自己的真心,禱告著誰來把我的心帶走?

累了,該睡了,又是一日。

不安全感一次次襲來,害怕失去,但越是害怕失去的越快,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避開車潮人潮,家族提前渡清明。

一如往常在遲到邊緣抵達,不同的是跟堂兄弟間似乎隔閡少了,也許是因為那早該擺脫的青春期太晚離去,也許是陸續踏入職場之後對彼此的工作與生活更有一份瞭解的渴望,以做為借鏡?

準備脫離電子業冒險前行未知的領域這消息好像已經傳開了,不過想來是基於禮貌,沒有親戚表示負面的意見,不過也沒有正面的意見…畢竟那領域大家都不熟悉,也無法提供什麼見解吧。

還記得曾經在這後山滿圓的橘子林中,拿著樹枝以為是武俠小說理得圓月彎刀,即便連小說故事都不知道,也是這樣拿著樹枝揮舞著很是開心,就是周遭的草木遭殃了,因為它們正是俠客們試劍的標的。

如今,當初的蘿蔔頭站在一邊聊著工作與生活,現在的小蘿蔔頭--我的堂姪子姪女們,他們又怎麼看這座墳? 他們跟大自然的關係如何? 掃墓對他們的意義是什麼呢?

例行的上過了香,燒完了金銀紙,轉進另一座祖塔祭祖。

長長的斜坡,記得過去覺得遙不可及,如今雖是氣喘吁吁但仍是輕鬆抵達。在那被墳地佔滿的幾乎無落腳處的土地上,在祖墳前擺設了好些牲果,因人丁興旺而分兩波段上了香。

上香完成就是閒聊的時刻。

為nVedia 工作的堂哥很自然的討論著以GPU取代CPU工作的技術特性,聽得懂,但是卻想要逃跑。 那些細節,無助於我瞭解這個世界。 而我要瞭解世界是為了什麼呢?  我不知道。 為此犧牲金錢值得嗎? 我不知道。 不過就順心吧,人生苦短……

後頭伯伯聊到了細菌的生存導致宿主的死亡有何意義? 聊到癌細胞其實就是健康細胞的變種,聊到時空旅行的空間跳躍,聊到小叮噹的想像力令人敬佩,呵,有趣。 這種雜談有趣,但每個人都能夠進行,於是乎沒有專業,也就沒有什麼實質價值……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22 Mon 2010 21:33
  • 日子

總是被勸告,為什麼要把事情看的那麼深邃? 這樣子的日子會過的比較快樂嗎?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只知道那淺薄輕信的情緒抱怨,未及深思的表態動氣,是我所試圖迴避的。

儘管,經過深思之後的相信與輕易被說服的相信,也許沒有太大的差別。

不過,這是一種觀察力的磨練,一種能力的砥礪吧。

不總是困惑傷心難過,只是夜深夢迴時,白日不及思索的問題,將再度現身與我對談。

而上窮碧落下黃泉的一路狂追,追到最後也只剩下個人思維的獨語,價值觀的衡量。

這樣子的思維有意義嗎? 但生命的意義又在哪裡呢?

恩,不健康的,是長時間這樣獨自對話。

因為長時間的孤獨是對心情有害的。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房間裡,女孩用迷濛的眼神看著男孩,對視,沈默,相倚而坐,斷續的交談。

女孩的手機響起,是過往傷心讓人疲倦的情感,女孩為此緊張苦惱呼吸急促。

男孩的鉛筆塗抹,是不知所謂似有若無的描繪,男孩本就心不在畫沈思聆聽。

機車在街頭車流中奔馳,引擎穩穩的輸出動力,女孩在男孩的背上恍惚半睡半醒。

目的地抵達,那女孩微笑揮手說再見,轉身離去。

像是一陣煙,像是一陣煙。

男孩催著油門呼嘯而去,究竟這美妙的夜晚,真的發生過嗎?

小說家的本能,總是在拼湊著任何可能不可能的故事。

也許那女孩是人形機器人,或是外太空的使者,或只是一個停靠的港口。但,至少他們懂對方的幾分喜怒哀樂?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1 Sun 2010 23:49
  • 迷惘

我在迷惘。
       其實我沒有那麼堅強,
       只是把複雜的困惑丟諸腦後,
       戴上播放白噪音的耳機,
       思維也漸漸變成一股白噪音,
       像是多年前的電視,
       失去信號的黑白色雜粒畫面。

       我軟弱,
       軟弱的時候我尋求解釋,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1 Sun 2010 22:52
  • 選擇

沒有人懂的。
   多少的故事也不過是換個時空環境重複敘述那些喜怒哀樂,
   就也許在書寫跟閱讀之間,
   能夠釐清可以執著什麼,放下什麼的選項吧。

   不執著是一種虛無,太執著是一種自虐。

   愛情讓人遲疑迷惑,
   就在於它又是自己的影子,又是另一個活生生的個體。
   因為是自己的影子,
   於是這獨立的個體如何的舉止行為,
   都好像在自己的心上愛撫或傷害。

   但由於是獨立個體,將充滿無數無法掌控的意料之外…

   沒有人傷害得了你,
   除了你自己決定讓自己受傷害。

   因為在乎,因為期待,所以失落,所以傷痛。
   而,那是自己的選擇。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