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看到一切的變化沒有邏輯跟規劃,很難充滿希望。
我看到一個任性的孩子搓揉著閃亮的黏土,眼神閃著光芒,
而那黏土就是我們投入的青春歲月轉化而成的真實。
也唯有那些青澀的青春歲月,會願意為了單純的理由奉獻。

單純的理由背後也許是複雜的計算思考,
但計算跟思考的目標恐怕不是更大的理想,
而是如何能夠繼續將黏土捏扁搓圓,讓黏土看起來像是理想的模樣。
可是任性的孩子不知道黏土該成為甚麼樣子,
他只知道不滿意就需要改變,
而改變牽涉到的優缺利弊,唯有改變之後才會知道,
於是每次的變化,都不需要深切的思考跟討論。

因為那不顧一切的衝破任何侷限向前挺進的霸氣跟執拗是最大的資產,
於是勇於承諾,於是勇於改變,於是勇於做任何事情,
但是卻沒有勇氣多等一下,但是卻沒有勇氣再慢一點,
卻沒有勇氣放下舞台的執著,卻沒有勇氣坦承不足。
一切都會在計畫之中,因為肚子裡計畫要修改不難。
一切都會成功大完美,因為不完美往往被選擇性遺忘。

一切的光線都會集中,至於到底光線來自哪裡?
似乎是那些脫去青澀之後就滿懷感激與唏噓退場的人們。

創作者介紹

狂傲的風…瘋狂之島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