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當兵的這段時光,跨越了台灣南北,

飛抵了神州,杭蘇,無錫,上海北京…
經過了宜蘭,冷泉,冬山河,太平山…
泛過了高雄,美濃,旗山,荖濃溪…
走過了尖石,宇老,秀巒,司馬庫斯…
攀上了烏來大桶山的步道…
造訪了親友,交大,湖口,觀音…

即將前往的,是台東的成功鎮……

在這段暫時的沈寂,
Roach邀約,約大家去他家喝點小酒…

Roach家有趣玩藝不少,先是來自日本的綠茶,
因為是用蒸的關係吧,有著讓我印象很深刻的綠…
一般的茶葉總是有著鐵褐色,或至少是墨綠色…
那葉綠素被破壞掉的顏色…
但這日本的綠茶…………

接著小布來了,Roach去煎他來自costco的牛排…
接著,阿迪來了。

這三個人的對話,我很有距離感…
因為我無法理解,無法體會,
甚至某種自以為是讓我不想理解。

摩托車如何,茶如何,酒如何,音樂如何……
都是,我觸不到的話題。

我在探詢的是什麼?
我要探詢的是人的想法看法,
人的幽冥恐懼,人的本能制約,
為何如此? 為何那樣?

至於物質世界的種種,
我不想在乎,因為那是凡夫俗子的事情,
所謂君子遠庖廚……

但其實,更深的是因為家庭的價值觀,
"東西能用就好,不需要高級。"
因為對於物質世界的企求,
往往必須考量家庭經濟而被否決…
畢竟,家裡也是經歷貧窮苦過來的…

牛排,不賴…
只是美食一樣歸類於物質世界,
而我只能把肉當作食物,而無法提升到美的境界…
一塊一塊的切著,吃著,好吃? 不好吃?
我只知道這是特別的食物,但它最終的目的還是果腹。

牛排,配著啤酒…三瓶Asahi一下喝完了,
小布跟阿迪下去全家買了一大堆上來…
就這樣混著清涼的啤酒,食不知味的吃著牛排…
這氛圍不錯,共同享樂的朋友?

只是在這裡,沒有一種自在的感覺…
對於享受,不由自主的感覺到罪惡感而不自在?
或者,是因為主人的殷勤,讓我反而感受到壓力?

似乎每個人都知道在不同情境下怎麼對應,
只有我是左顧右盼,心情浮動不安…

酒,搬上來了……
我喝了多少? 威士忌,綠標,有的沒有的一一吞下肚…
我一樣不會品,真是糟蹋…
但那酒精的感覺我熟悉,大腦快要當機的感覺……

小布勸著酒,一邊說著別人太遜了,酒量不夠好…

我想他是對的,別人太遜了,酒量不夠好…
只是這勾起了我敏感的神經,
對於任何形式的看低,我神經緊張…
但是不是他也本著同樣的原因,
在可以自豪的地方驕傲著?

接著他又說,等你出社會有錢之後,
女人就會自動湊上來隨便你選…

在一次的,他是對的,這世界確實是如此…
但這透露出他的世界觀,讓我不安的世界觀…
是我對兩性有太多幻想?
是我還把女人太神話?
但這種把愛情,性,兩性當成便利商店一般,
是有錢就能擁有的東西
我還無法接受……

是我耿直,是我社會歷練低,我沒有打個哈哈帶過這話題…
於是直言道: "容易來的東西就容易去阿…"

他說,"這是這個跟那個的問題……"
我滿頭霧水,"哪個是哪個?"
他說:"我們的意識型態不同,不好討論…"

這麼說我懂,
其實此時的我像是個拾起手套準備上台的拳擊手,
我沒有信心我的想法能擊倒對方的想法,
但我準備好跟他在觀念上廝殺一場。

小布又說,
"我跟你講,其實那些成績考的好得人,只是運氣好罷了…"

好樣的,雖然我會為了台大光環而驕傲,
但同時也會心虛於這學歷能代表的意義有限。
不過說這是運氣好? 那麼也太目中無人。
幹嘛? 為自己求學之路不順解套嗎?
想證明自己其實很聰明不想要念而已嗎?
也許吧,但這跟考的好得人是運氣好有什麼關連?
接不上話,只覺得跟他的距離又了一分。


想起前一天,他習慣性的玩笑,或是奚落,
意有所指的問另外一個同學:"你還是不是處男阿…"
同學覺得受到某種程度的恥笑? 屈辱? 奚落?
總之,他脹紅了臉,說:"媽~~~的"
然後轉向我:"流氓你不要置身事外……"
想找個幫手,或至少分散掉這種屈辱感…

呵呵,我當下心中是冷笑的……
是的,我是處男,但不是處男值得驕傲嗎?
炫耀著自己女朋友換的快換的多,這是什麼心態?
好像森林裡頭斑斕的動物,炫耀著自己的雄性賀爾蒙…
莫非是不這樣炫耀不能顯現自己像是個男人?

男人,有著致命的心理危機,就是害怕自己不像個男人。
說一個男人不像男人,某些情境足以讓人翻桌打破酒瓶來拼命…
調侃一個男人性能力,也足以點燃一個人的情緒導火線…

這其實踩到很多人的尾巴,包括我。
當下我不想說話,但也是磨刀霍霍,
在掙扎著是不是破壞氣氛的丟出一句:
"是處男是羞恥的事情嗎?不是處男很值得驕傲嗎?"

還好後來話題轉向了,不然這句話出來之後,
算是某種程度上的正式決裂,
因為本人不習慣給人台階下,
我已經習慣沒台階下的困窘…
對於攻訐辱罵也不陌生…

你刺痛了我,對我產生威脅,
而我認為正義在我這一邊,
那麼我也不會善罷干休…

尤其,當這沒有辦法以碰巧,意外,不小心作解釋的時後…
那麼,我的作風是要能有效嚇阻,讓人認識到攻擊我是有風險的…



回到這個客廳的牛排,與陳列在前的酒精飲料,
多虧了Roach的慷慨,把一切張羅的好好得,
讓我又吃又喝的茶來伸手,飯來張口…

但其實我還是悶著,奇怪這環境怎麼會這麼悶著呢…
電視播著CSI犯罪現場,四個男人盯著劇情偶爾評論著。

大概這幾個人都是滿彆扭的人吧。
都在爭取著一些尊嚴,一些驕傲?
都不是那種大發議論說些五四三的角色…
也不是那種妙趣橫生談吐帶著幽默的人…

都有著某種野心,覺得自己有些什麼想法,
心理深處有著一些什麼不能被觸及的自負,
都在肯定,這個環境給自己再多一點肯定?
算了,不知道是不是都這樣,至少我是這樣。

只是有種無形的壓力,因為對這環境的無知,
茶? 酒? 摩托車? 感覺在這些話題我變的渺小…
而我有興趣的話題,卻往往只有一句:"本來就是這樣阿…"
……
確實,這些人都是有看法有想法的人,
不容小看。

吃著喝著,酒精漸漸發作,到廁所吐的淅哩嘩啦…
不過小布這傢伙確實能喝酒,凌晨還若無其事的自己騎車離開…
其實可以跟他一起走的,不過……
一方面酒精的效力讓我不想離開,
一方面,是跟他的不熟悉嗎? 還是因他的話有所芥蒂?

就這樣,在roach家陷入了昏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adly 的頭像
deadly

狂傲的風…瘋狂之島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