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26_3 (2)

DSC_0017_1
想著在歐洲但彷彿不是很開心人的羅馬尼亞人民,
對比著土耳其似乎在更大的混亂中但是人們更樂意微笑打招呼。

在羅馬你牙sighisoara 繞上繞下沒看到兩家超市,餐廳也沒有多少間。
在這冬天的淡季,零下的氣溫,人心似乎也是如此低溫著。
並非不善良,只是像是冬眠的植物,並不輕易綻放笑顏。

回到土耳其,有種生氣勃勃,商店多了,只是啤酒貴了。
在超級市場突然想起,土耳其的酒要到街上bottle shop去買。
這裡已經不是羅馬尼亞。

想著昨天等火車時在餐廳看著電視,瑪麗蓮夢露般的舞者一排,
白晃晃的大腿裹著絲襪扭動擺動著,想起在 穆斯林發現歐洲一書中,
對於歐洲人的穿著,女性露腿的裙子,現場的穆斯林們感到驚世駭俗。
於是我想,華人文化會覺得成何體統,但是現在似乎又覺得有何不可。
於是社會氣氛好像在歐洲跟穆斯林之間的區間之中的感覺?

人們阿,人們阿。

飛機抵達了istanbul,在海關的時候總是讓人有種脆弱感。
自己像是一個友善的細胞希望進入這個國家的系統,
海關像是免疫系統,避免不對的細胞進入身體。

於是自己會不會被視為細菌病毒呢?
台灣的護照效力,台灣的印象,是不是一個國家,也讓人有種不安感。

同時也知道土耳其處於一種緊張的狀態。四處上演連環爆,
十月分進入土耳其的時候人再van,diabakir 的爆炸。
在mersin 的時候,adana 在爆炸。
年初在新加坡的時
候,伊斯坦堡在爆炸。

在新疆的時候是一股低氣壓,維族人民似乎無法敘述言語的低氣壓。
但是一切恐怖都是過去式,儘管似乎還潛伏著。

在土耳其的時候像是一場場驟雨,無從閃躲,只能接受。
看著庫德族城市的街頭幾分肅殺,兩軍廝殺完的殘堆瓦礫。

創作者介紹

狂傲的風…瘋狂之島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