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立場其實並不那麼水火不容。
伊斯蘭覺得自己比較高文明,是基督教的更新版,勉強接受向上相容對他們而言是舊版本的基督教。

問題是,後來鄂圖曼土耳其為代表的伊斯蘭世界,科技採用不力,覺得自己很厲害,最後打架打不過人。商業開始衰落,因為船的技術也都要從歐洲弄人來搞,而歐洲的船可以不經過歐亞必經的鄂圖曼地盤。

沒錢沒拳頭,終於衰落。
只是衰落過程中,跟中國人對不平等條約恨得牙癢癢一樣,帝國被列強拆的七零八落。北非,埃及,敘利亞,伊拉克,東歐諸國,巴爾幹諸國,一個個被扶持政府出來。

大概該台灣對外來政權的不認同相似。
不認同在先,其他都只是要找理由藉口了。
宗教是一個很好區隔敵我的訴求,凝聚人心。
也許跟當初本省人外省人一樣的思路,並不能反映多少深仇大恨,外省賤民有,本土惡霸有,感情交融的也不少,但這樣喊效果好。

然後阿拉伯世界,基督教世界也都這麼喊。
西方世界繼續介入政治,為了國家利益。
中東國家曾經也是一代風華,給外國人這樣玩弄手掌心,孰能忍孰不能忍?

有篇文章講的是,北愛爾蘭,基督教世界很有創意的發明炸彈自殺攻擊,有學習精神的中東國家於是也有樣學樣。當媒體論述空間,實際政治空間,樣樣都沒有的談的時候,不惜犧牲。

而在教義裡,為了某些理由犧牲是光榮的。把那種愛國精神換成為伊斯蘭人民犧牲的精神就差不多了,還可以補充上天堂的條件交換。

個人學習分享。

越來越隔閡。

創作者介紹

狂傲的風…瘋狂之島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