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看到一切的變化沒有邏輯跟規劃,很難充滿希望。
我看到一個任性的孩子搓揉著閃亮的黏土,眼神閃著光芒,
而那黏土就是我們投入的青春歲月轉化而成的真實。
也唯有那些青澀的青春歲月,會願意為了單純的理由奉獻。

單純的理由背後也許是複雜的計算思考,
但計算跟思考的目標恐怕不是更大的理想,
而是如何能夠繼續將黏土捏扁搓圓,讓黏土看起來像是理想的模樣。
可是任性的孩子不知道黏土該成為甚麼樣子,
他只知道不滿意就需要改變,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