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是誰? 我將是誰?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怎麼自視甚高的?

朋友問起,讓我思考了一會。

我很自以為是嗎? 是甚麼讓我以一種俯瞰者的角色敘事?

孤芳自賞,朋友這麼說。

有時,缺限與優勢是一體兩面,很早意識到文字,開始閱讀的故事。

閱讀,也許意謂著對文字的感知力或許大於真實世界的刺激?

孩提時光,大把的時光就在那些文字度過,但是待人處是相對生澀,還記得上幼稚園跟在大班的堂姐身後,硬是不肯就範,回到那陌生夥伴中的中班。

不一樣。

天生的紅髮,註定了我就是跟人不一樣,人群中我就是突出的那一個。

在這個時代染髮已然普遍,但那孩提時光,我已經不記得被如何糟蹋?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Jun 06 Sun 2010 23:41
  • 收心

這是一條有意思的路,或許只是夥伴,但主要是這裡的人有一些期待,期待能夠影響這個環境,讓年輕人能夠飛得更高更遠。

同學聚餐,又是一群工程師。

工司圈圈裡頭的故事,對於揪團旅行的期待,關於生財之道的交流。

共鳴,在哪裡?

分享進況嗎? 也就是這樣吧。

只是有點遲疑,這種聚會參與的意義在哪裡。

偶而為之,不需過慮。

這世界依然轉動,並非為我。

只是看著這一群人守在他們熟悉的路上,世界這樣熟悉的運轉著,差別只有在A公司換到B公司,也不是甚麼不好不對,只是一種日復一日,沒有一點自己的想法看法跟期待。

對我而言,這就是格局的天花板,資訊的鐵閘門。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6 Sun 2010 16:13
  • 晚餐

隨著年歲過去,過往小心鎧甲似乎漸漸能夠剝落,那鎧甲下的皮膚總算習慣那多變的氣溫與刮膚的語言。

我們都在成長變化,我們都只對自己一清二楚,於是我意識到我自己的改變。

六人,嘰呱著。

菜上兩輪,話題方熾未竭,圍繞在國外經驗,熟人舊事,語言學習,發覺自己終於漸漸釋懷所謂學長學妹的自以為是,跟自我譴責,回到人本,我只是個有限知能的凡人。

面對質疑,面對不很熟悉,終於我能夠輕鬆,而不是憂心著自己是局外人,不理解,不知道。

或許,在旅行中讓我學到的是發問,對於陌生的傾聽與理解,以及滿足朋友的傾聽與好奇。

或者,終於我知道我自己的發光,我發現自己的色彩,我也在朝向某個方向前進。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kailinyang.info/image-TraditionalChinese.htm

北野電影之所以痛觸人心,
正在於一切的靜謐與歡笑只是為了等待下個不可之的瞬間。

只有在知道等待這些天真與童稚至極的遊戲之後的是
隨時迫近的死亡時,
我們才能體會這些將在下一秒永遠失去的歡笑是多麼的彌足珍貴。所有的歡笑,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移動,都只為了醉中的失去,只為了死亡。但我們依然歡笑,依然努力,儘管依竊是如此空無。

http://forsealy.pixnet.net/blog/post/24234346
我並不相信苦痛是創作的必然性,然而我承認苦痛的報酬的確不菲。
披著喜劇演員的外皮、長著悲劇導演骨肉,表裡雙面的北野武,
⋯⋯經由車禍在潛意識與肉體上自裁,使電影風格因走過死亡而熟成。
如同為了平衡而朝向兩極擺動的鍾垂,
角色間因殘暴而對比出來的溫柔,
或因笑料而對比出來的殘酷,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士瑩,公益旅行家,去過很多國家,那是甚麼樣的經歷呢? 是甚麼樣的思維跟作法讓他念了哈佛? 又在美國工作後,如今是NGO的管理顧問? 是甚麼樣的歷練? 是甚麼樣的背景?

是家庭的開明,甚至經濟的寬裕使他能如此恣意的展開翅膀?
是獨立的思維,或是翔實的規劃讓他能如此勇敢的踏出腳步?

座談中有段話,說是哪本書提到路越走越窄,大意跟離開舒適圈相似吧?

似乎也在支持著我如此的決定,離開我工程師的路,追尋甚麼才能對我更有意義。
決定捨棄現有的優勢後又不斷回顧,焦慮的嗟嘆,好像不斷搓著手艷羨想像中別人高漲的銀行戶頭,飽滿的皮夾荷包。

深深感受,擁有,如果不能善用,那麼可能反而成為累贅。

一個響噹噹的金字招牌不知往哪掛,藏在身後,背上肩著也不是辦法。
於是欠揍的覺得,如果沒有招牌,也許我會少一點自以為是,少一點作生涯改變的壓力?
但這招牌就是存在,對我而言的正面意義是甚麼呢? 一個成功的高峰經驗? 一個概念理解建構的速度能力? … 是嗎?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n 02 Wed 2010 22:48
  • beer

一罐啤酒,敬那一份思考,思考我到底為何而來。

天殺的工程師,想要靠面對電腦改變世界?

不容易,因為你的老闆並不試圖改變世界,它試圖順應世界潮流,創造潮流,但是改變世界?

世界會因為i-phone的出現而改變嗎? 會因為 i-cash的採用而快樂些嗎?

工程師,是在取代跟改變本來就存在的需求,需求本身是中性的,工程的解決方案也是中性的,不試圖判斷是非善惡,也不評斷這世界究竟甚麼直得鼓勵甚麼應當被咒詛。

我來,因為我不能接受工程師的那份被動性,那份不在乎世界如何運作的一種距離感,沒有對話,沒有內容,沒有喜怒哀樂,只有準確的語言,但就是這準確的語言不是每個人都能操作運用所以有價值,但這現金入袋的價值卻讓我覺得活的沒有價值。

腦海裡轉著邏輯的方程式,思考著這一行那一行怎麼修改就能符合期待。 但那些邏輯讓我煩躁,那些我不想要花費心神弄懂的玩意卻環繞不去,錢沒那麼好賺,這一切在我的能力範圍內,也許稍稍脫出,但因為腦袋從來沒在這方向認真思考過,只是見招拆招的一路應付到了台大資工,說來狂妄,但事實如此。

要坐下來把甚麼弄懂,只要有足夠時間,泡在知識的海理頭我非常樂意。

於是我覺得我有如在砧板上張口呼吸的魚兒,呼進呼出的是空氣,但是卻感覺死亡迫在眉睫。

也許只是我的貪心,也許只是我的一廂情願,所以改變。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過去,廣泛無涯的新知識領域,竟是如此有趣,但又如此渺小。
花了大把時間學到的邏輯與電子知識,在此幾乎全無意義。

再也無法界定,工作與休閒的間隔。
本是我的期待,也如我所謂,但這樣是否是健康的?
是否把工作當休閒,休閒當工作?

那沒有絕對是非的世界,一切充滿了彈性,
調整調整再調整,浸泡在人的世界,
不再是紙筆能夠解決的數理世界。

不再能躲在背後的背後的背後,
對著電腦搖頭晃腦,傻笑嘆息。

這是好的,
像是知道該吃甚麼東西來攝取均衡營養的動物,
對於富含鐵質的理工思惟我已經太多,會出問題。
對於富含蛋白質的哲學文思也累積過頭,有毒。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3 Sun 2010 22:42
  • 水手

你為何而來?

其實,我只是想要有書寫的理由。

書寫,需要有不同的挑戰,不同的思維,所以,我來了。

 

何謂引導員? 也許,是在路上才漸漸裡解的 ?

原本的認識是,跟救國團很像,辦活動的公司團體,flower在裡頭深感認同。

外展? 外展是甚麼洨?

google了一會兒作功課,所以是對學生團體帶活動的公司團體?

原來Outward bound 跟 kurt hahn 有如斯歷史。

好理念,那就來吧。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15 Sat 2010 00:06
  • 隨寫

 滿地都是書,我坐在中間,就像波赫士筆下的那個國王,精心構築了能夠迷惑任何人與野獸的迷宮足以抵禦任何外敵,最後卻困死了自己。

梁文道 我執 帝國 p. 177

 

是夜,愛樂的古典樂,不知何謂事業,捧書翻開了書頁,一種淡微的喜悅,並無啤酒以對。
才華,思索,一層層,一段段,檢視著自我。
我不懂得愛自己,我拿自己當成實驗室龍子里的小白鼠,
我不愛它,但我跟他很熟稔,一舉一動的情緒起伏盡在眼底。
於是我的眼中,沒有完整的人,拆解成一個個細微的動作,
解讀出一片片的訊息,喜歡,排斥,擔憂,安心,
而我卻不知如何適當的發問,不知道是否應該去確認。
友善的打招呼很難嗎?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0 Mon 2010 00:28
  • 投機

跟 J 聊了兩句,真的是兩句。

話不投機半句多。

漸漸,有這樣的體悟。ˋ麼

常常,試圖,引起別人的注意,想要好好理解一個人的想法看法 ,想要讓人覺得自己優秀友善富幽默感。

但別人怎麼想,不是自己能決定的。試著迎合,卻可能離得更遠。

不是自己不優秀不友善幽默感不夠,就只是搭不上線。

習慣性自責,覺得該負起責任,是無謂的。

該為了別人的生長環境思考模式跟自己不同而自責嗎?

心情的不好,往往是錯誤的期待。

期待別人跟自己一樣快速的回應,不管是msn或是facebook。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04 Tue 2010 22:44
  • 審視

這是一個人際的圈圈,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我的眼神銳利,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盡收眼裡。

我的腦袋急轉,猜得對的猜不對的,盡在腦海,

組織由人組成,人就有它的喜怒哀樂,個人的好奇心不是一個好理由去掀開一切並不那麼情願或者不那麼適當暴露在空氣當中的價值判斷。

對自己人格的筆直苛求,也對別人動機的純正存疑。

小小的軟體公司,寥寥的幾名員工,輕聲細語喃喃說著專業的詞彙,失神的雙眼運轉的腦袋在半空盤算著絕對零與一的系統架構。邏輯世界的一切難出亂子,意識形態難以在此存活,實證主意才是一切,證據證據證據,推理推理推理,可行? 不可行? Bug? structure? 花費時間? 專案進度? 小到沒有機會沒有理由推卸責任,找出問題予以解決對邏輯世界狂熱的份子不以為苦,他們不希望上台演說,他們不希望面對意料之外,但那邏輯的世界不容得誰胡言亂語。

人來人往的基金會,飄搖中茁壯的規模,客氣的對話,胡扯的幽默,溫柔的話語,誰的話語是真心誠意,誰的話語是閃爍飄搖,彷彿有那麼一絲氣味?

而我又有幾分油條閃爍,幾分快意直言? 誠實面對自己的恐懼,思考自己的角色定位,再三回顧自己為何在這,沒有邊際的捕捉著資訊,像是玩一場誰最快抓到訣竅的遊戲,試著用自己的字彙解釋這個世界。

看著一個中小企業抱持著神聖的使命,就算虧錢也要拿盈餘為社會為青少年辦活動,為社會付出一份心力。看著一個組織架構還在發展,所有人還在奮力向前,小蝦米之間的聚眾對話,是否會累積著負面的思維? 而以為灑脫的直言人的是非,會在哪一天為我自己帶來禍害? 但我有我的一分真誠意,我有我的一番好本事,只是別忘謹言慎行,放低姿態,一個個的念頭在心中來去,自以為是的優越感沒有任何好處,自以為聰明伶俐但腦袋空空經驗闕如沒有執行能力的人又有甚麼可以說嘴? 未來的路橫亙在我眼前,向著遠方展開,就來吧,就去吧,就隨著心性去挑戰吧。

讓我奔跑,讓我大叫,讓我人來瘋,但我的愛情傷感--傷風感冒仍不時襲來,偶爾紅著鼻子流著鼻水打著噴嚏,在那感情的世界我喉頭發言不敢多語,永遠不敢去證實自己的情感,依然不敢面對承諾會給自己帶來甚麼人際的破壞,在八字沒有一撇之際就已經把雙腳釘在地上,只是淡淡薄薄的發著無謂的醋意,思考著最佳的選擇會在何方,為了遠方也許更適合我的稻穗,為了怕眼前的作物刺傷了我的手指頭。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5 Thu 2010 23:59
  • 近況

每天都有一點感受,一點一點的凝聚,像是水滴墜落在紛擾的大千世界,回頭卻忘了那些足跡在身後的何方。

不再是日夜與電腦為伍的生活,有種快慰也有種解脫中的迷惘。
隨時迸出的一個念頭,不再能夠詞溢於情的揮灑詞彙,不再是日復一日的生活。
一切都是新的,自己是多麼無能為力的無知,看不大清楚目標是什麼,路途在何方,只是站在霧中品嚐著霧氣與草木的青綠氣味,還不知道往哪兒走就感覺到有幾分醺然。

但張開眼睛極目而望,卻有一絲的不安浮起,這些人事物是我要的豐富環境,可以看到不同的人,但自己的驕傲與聰穎似乎沒有足夠的尊重,浮躁的心情總是在比較著衡量著環境中伙伴的特質,思考著自己是否足夠優秀,卻不是思考著是否有能力完成任務。

不斷尋找著能證明自己獨特的理由,不斷想像著自己有著驚人的天賦,不斷期待著一種新手的運氣。 也不斷的……錯覺著自己異性的吸引力,覺得每個女孩的眼神都蘊藏深意。

舉手投足間帶著自己的喜感,不斷偷眼看著眾人的反應,希望被注目被肯定,但卻忘了規規矩矩的把事情完成更是重要。

時間被大把大把的砸下,看不清到底前方什麼。

獨木舟訓完成,即將完成 EMT的訓練,即將參與ELOB的課程,每一樣都是不同的世界。而OB本身就是一個不同的世界,透過它會怎麼跟世界接軌呢? 我又會在這扮演什麼角色呢?  拭目以待。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