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愛情,心中荒漠綠洲的鮮花,妳在哪? (28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ug 22 Mon 2011 23:31
  • 顫抖

偶爾還是回想起一個電話彼端的聲音,

傻笑自己的癡傻辦了亞太,
不過那心跳加快的感覺即便只是一場單人的多情相思,
也是一個很有趣的歷程,也許也這麼熄滅了一些甚麼理想的想像?

很想要多說些甚麼,因為那曾經是一份用心。
而傻子如我,維護著因錯覺而受傷的尊嚴,
騎士上馬一股勁想要挑翻迎面而來的驕傲。

挑翻了,又如何?

太多的預設,太多的猜想,猜中了又如何? 猜錯了怎麼辦?

只是似乎還是沒有學乖,一樣在互動中大量的猜測與分析,始終沒有好好地活在當下。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n 06 Sun 2010 15:46
  • 電話

入場前,我還惦記著一個未曾約定時間的約會,一個認識多年的獨特女子,簡短而雋永的互動。

還在思索著彼此對彼此是甚麼角色意義,但漸漸釋懷這樣的思索只能淺嘗,再多片面的線索也只是喜孜孜或哀戚戚的勾劃出一個想像中的事實,因為到頭來也還是一個設想假定,腦海中編寫的殘破小說材料。

為了這幻想而快樂或憂愁似乎都有一點傻,但同時這也是一種從真實中昇華的美感,在設想的格局中自己或許是英姿煥發的最佳男主角,或是夜半街頭獨行的悲劇角色,被世界遺忘。

幻想,是美麗的。
現實,往往樸實無華的無可無不可或是超脫線性邏輯的跌破眼鏡。
唯有現實,才是真實,其餘的只是一種美感的創作。

手機,關機,試圖以消極的消失作為自己未能為她空出時間的解釋。逃避,逃避自己未曾以她的存在作為優先,逃避自己在心中並沒有把她視為如此特別。

轉念,似乎這樣逃避的過日子很久了。

躲在幕後的互動,在最後一刻被人想起自己的缺席,讓人傷腦筋於如何調整配合我失誤的腳步,只因為我無法解釋面對自己的分心--也許只是忙著對路旁孩子微笑,搔搔路邊興奮或冷漠的狗兒喉嚨,或是蹲下看著螞蟻跟蝸牛如何對化,或只是在心底面對自己的掙扎,即便在最後一刻也在遲疑是否這場邀約足夠有趣深邃。

手機,開機,在壅擠會場找個位子坐下,在台上不知所云之際,發了簡訊給她,簡短敘述自己今晚的行程。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4 Fri 2010 00:39
  • 無情

有情,所以無情。

Everything is nothing.

試著,取悅每一個女孩,儘管有時悶不吭聲詞不達意。

每一個閃過眼簾,都有特別的笑容,獨特的軟弱與堅強。

我,也只是凡人,在平凡與超俗之間擺盪。

我也只是凡人,但我的經歷與才華讓我不可一世。

跳躍再跳躍的思維,在一重天的真實看到四五重天的趣味。

對純然的軟弱嘆息,但卻不能接受那樣的無力感。

生命當勇敢去面對,可以挫敗但不能回頭。

我無情。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9 Wed 2010 01:19
  • 誠實

我想告訴妳,妳很特別炫目,一種曖曖內含光。

因為我感受到妳的執著與追求,一種不為甚麼的堅持,就是微笑著踏上自己選擇的路途,還能回頭倩然一笑,歪頭咬唇思索,處理完自己的情緒,瞇著眼睛還是一笑。

其實不是太熟悉,不算太認識。

認識了好幾個年頭,卻只見過兩面。

優秀的幽默感,逗趣的表達方式,含蓄又大方的一種情調,客氣又自然的一種不真實感。

甚麼也沒有發生,或許在那幾個霎那曾經有過片段片段的情愫,但小小的台灣就足夠是地理的限制,在進一步退一步之間,我只是按下那曾經的美麗,讓距離成為橫在心頭的擱絆。

回過頭,那遠方的身影依然微笑,卻漸漸模糊。

模糊的,是我的視線,或是漸遠的距離? 或者從來就不曾清晰?

美麗的靈魂,因為陌生而美麗? 或是因美麗而讓人感到不真實?

有著期待,於是害怕失落,更是舉手投足不自在,這就是我。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8 Tue 2010 00:10
  • 誠實

一霎那間,我被迷昏。

我在閱讀一份美麗,一種嬌弱,一種無奈與悲哀。

單身男女之間,有著一股吸引力,是否我的錯覺?

在那幾個照面,在那幾段對話,當我對著玲瓏線條與長睫毛說話,那個熟悉的溫軟靈魂就在我的身旁,我心神不寧。

對我而言,她是誰? 對她而言,我是誰?

彼此經歷了多少彼此的人生? 斷斷續續的聯絡,其實沒有多過朋友多少,也許是也許不是我ㄧ個獨身男子的幻想? 

她的一段戀情結束,我偶然的載著他在山道迎風飛馳,她在後座落淚,而我只是搜索著是否能找出一些安慰的話語?

又是一段感情句點,不明就理的我與她共餐,聽她笑著說她的感情世界,這一次的世界如何崩毀卻不讓她感到悲傷。

又是一年,我? 她? 我的期待? 她的想法? 現實的問號?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4 Fri 2010 00:04
  • 單身

       愛的相反不是恨,是漠不關心。
       心中存著熱愛單身,熱愛本身是一個弔詭的東西。
       為什麼會熱愛呢? 是什麼力量的驅策呢?
       是馬斯洛夫哪一階層的需求呢?

       期待明天就會獲救的人,最後會心碎而死。
        from A到A+

       說著自己熱愛單身,
       試圖揮開單身兩個字引起的漣漪漩渦,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11 Tue 2010 00:02
  • 醒轉

從過分樂觀的雲端,發現好像又是自己編織的故事。

一沙一世界,一草一天堂,見微知著的遊戲往往是一種驕傲的封閉。

猜很簡單,一張紙上兩個點,可以是一條貫穿的直線,可以是正方型的頂點,可以是圓形的直徑兩端,可以是任何圖形,都可以言之鑿鑿說之成理。

但事實? 那是另外一個問題。

想像力跟驗證的能力,要怎麼去衡量?

一個邀約,一些對話,是朋友之間,還是有特殊情愫的對話?

在我像是飛官進行ㄧ次次的高難度空中翻轉般,小心翼翼藏起我ㄧ次次的心動,卻不知是否早已露餡。 而我在空中巡弋三不五時失去興趣,卻是否也被盡收眼底?

不論如何,一種被肯定被需要被認同的感覺,似乎心情就穩定了。

到底,人生,該求的是甚麼呢? 一個超完美女友?

優秀,懂得欣賞我,能使我願意變的更好,使我願意停留,為了一個遠方的掛念?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09 Sun 2010 00:49
  • 迷霧

獨行的旅人,煙霧忽然瀰漫,該信步而行,還是遲疑舉步?

前進吧,前進吧,跟隨著心中的信號而行。

那層疊的迷霧,是最好的掩護。

不需擔憂,什麼也不會失去,在一個剎那之間,我的心態已然改變。

掌握你所能掌握的,讓彼此的靈魂能夠暫時安歇,除此之外,還能期待什麼嗎?

生命中開始有著一個期待,一個未知的熟悉。

每天從心中撥開雲霧,可能浮現不同的臉孔。

但我發現,雲霧飄渺中,我隱然看到一條路徑。

也許什麼也不會發生,也許只是我自己的幻想,

只是預先做好了防颱措施,是否就是已經有了撤退的打算?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8 Sat 2010 22:47
  • Repeat

同樣的大聲吆喝著前進,在同樣的轉角再次受挫於看不見的圍牆,同樣的皺眉苦臉苦思不解,同樣的幾聲嘆息雙手一攤。

踏出安全的領域,踏出舒適的領域,也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那就是成長的前哨。

試著想要滿足所有人,貪心的維持一段段關係的線頭,但一手的線頭沒有一個能夠打成毛衣,不同的線頭要在同一件毛衣會是自我毀滅或是自我挑戰的極限。

紅橙黃綠藍靛紫,不同的顏色不同的情調,而我只是倔強的微笑額頭冒汗,不知道別人的想法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

不知為何覺得自己像是紙箱裡的流浪狗,咽咽嗚嗚著看著人來人往的臉孔,記得那曾經吐氣如蘭的接觸,都是怦然心動。

但是,那是愛情嗎? 當我退開了一步看這些情緒的曲折,於是真情摯意也在我腦海的筆記本作上記號,用恰當的文字敘述著故事的發展始末。 於是,這深深的情感又是何義?

萬物不斷在改變的路上,而我準備好跟著一起改變嗎?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意外的插曲,老爸老媽偶然間玩起簡訊。她們大半輩子沒看過手機,原來除了通訊錄之外還有簡訊這玩意。

老媽肉麻的想要傳給老爸三個字:”我愛你”。

但好巧不巧,手機的通訊錄謎一般的只有一筆資料,正是J。

為什麼媽媽這隻流轉自我兄弟之手的陽春手機只有J的號碼,我不得而知。

只知道,連傳六七封的簡訊給 J,讓 J 打回來一探究竟。支支吾吾的,媽媽跟 J 好一陣子才發現她們之間的交集在於我。

J 是怎麼看我的呢? 我又是怎麼看她的呢?

時光流轉,彼此都有改變,想法也跟著改變。

我只知道,女戰士一般的 J ,依然讓我印象深刻。

我只知道,一部份的回憶又被喚醒活化,重溫當初讓人心動不已的回憶,排擠了其他的思緒。

也許所謂愛情是緣分的交疊,沒有所謂的真命天子,只有彼此是不是曾經投入,是不是能夠互相調適。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那小小的空間裡頭,猛力的迴旋,手裡握著步槍上刺刀。緊握手中武器的單兵,在隱匿不見的牢籠框架中手心冒汗。

迴旋,迴旋,再迴旋。

愛情是否是一種攻擊的行為? 是獵豹出擊的剎那?或是神風特攻隊下墜的瞬間?

一種野獸般的焦慮,像是在軍伍前搖動大旗的掌旗官,像是賽車場上揮舞的黑白旗幟,我像是被韁繩扯的老緊的馬匹,焦躁甩頭吭氣,嘴角流著涎。

極大的能量在腦海匯聚,不同的支流折衝之間形成漩渦,轉阿轉阿轉的沒有定錨的支點…

要如何緩緩穩穩的跟在哪一艘船後頭,包裹好自己的心情像是綁起一隻掙扎的蟹,再藏好那躁動的螯,是該若無其事還是慎重其事的打聲招呼湊上前去,拋出一個最友善的微笑,從日安天氣水文到早餐吃了沒。

同樣是控制力的不足,像是在小舟上用力跳躍,就算翻船也無所謂。

外放的到處積極留情,猶如種犬一般的熱力四射,對每個人都釋放曖昧的微笑,成與不成都是一個機會,達令叫久了量變會產生質變

另一種的不足,是僅僅抓著兩側船舷不敢輕舉妄動,臉色僵硬只能擠出一抹苦笑,深呼吸幾次輕輕一划不是過頭就是打轉,就在這不斷穩定船身的過程中,機緣過去。

嘿嘿,哈哈,呼呼。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一個人有慾望,而慾望因為得不到滿足而累積濃厚時,也許在這煎熬當中就會感覺到生命的深刻厚重?

感受到嫉妒,感受到愛與被愛的需求。

上一次,上上一次,上上上一次是曾幾何時?

說來讓人發笑。輕易的有著戀愛的感覺,但是似乎轉眼又已然忘卻?

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覺得自己吸引力十足,但又矛盾的不敢採取任何動作,害怕當下的人際關係變質,害怕再次吃到閉門羹。

但其實我從來都只是在門前徘徊,打算敲門的手僵在空中,腦海裡的意識來左來右去,找不到一個雷霆萬鈞的理由說服自己門內的她會是Miss Right… 如果不是,是不是對彼此是一種浪費時間? 這種心態是一種節約還是一種痴傻? 都是人生的課程不是嗎?

但我是如此害怕,害怕著當我的靈魂勉強的安定下來,卻又為了哪個女孩而騷動,那個責任我怎麼承擔?

那未必會發生的情境,是否只是阻擋我前進的藉口,讓我不須要離開我熟悉的單人世界? 讓我能夠繼續窺視著那神秘的兩人世界,在我的腦海裡編織幻想?

文字,還是文字,埋藏在文字堆裡的我還能從文字骨架的間隙中呼吸空氣,閉上眼睛忘記那如花似玉觸手生溫冰肌玉骨的風華絕代,只是在腦海裡上演著跑馬燈,那些曾在記憶上烙上痕跡簽下日期的美麗角色一一出現,也許偶爾享享齊人之福?

那些伊人,如今在何方?他們快樂嗎?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4 Tue 2010 00:09

她是才女,不食人間煙火的在自己世界裡生存著。

我想她在人前人後怕是兩個面貌,有幸看到她的脆弱與軟弱,片面的閱讀了一個有點想法的靈魂,或者該說是那份文采吸引了我?

一個在靈魂深處枯坐的孩子,在黑夜的深處暗暗哭泣,但外表看來卻是自信充滿,對於這個世界當能應付自如,只是那眼眸深處的呢喃,像是一個不願離開的幽魂日復一日的重複相似的話語,一部份的她死去在那過往的時光,一部份的她疾行奔往未知的前方,在她過往與未來之間的空隙我遇上了她,一場嘎然而止的對話讓這一切停留在片面的美好跟大量的謎團。

又再逛了她的部落格,不禁想起當初她是怎麼跟我抱怨別人怎麼對她陰魂不散,也許也是她送出了太多秋波,然後又轉身沒事一般讓人心裂欲狂?

如今我只是嚼著飛壘吹著泡泡,沒事人一般的看著她放上網路的照片,一個想法神秘捉摸不透的美麗女子,曾經讓我揪心過,也許這只是她的一場練習題,又或者她是真的害怕恐懼的小女孩。

小女孩,裝大人,輕易被嚇壞,自以為成熟,真的有幾分智慧才氣,但貪戀面子虛榮外表的人能有多深的智慧?

但無論如何,如同狐媚一般的吸引力,曾讓我沉淪,也讓我心折,如今也只能感嘆。

因為無疾而終,所以難以忘懷嗎?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2 Sun 2010 19:33

短短長長,如夢似幻,不斷的保持清醒,卻又往那冒著煙的池子裡頭跳。

懶洋洋的溫泉讓人筋骨舒暢,但探出水面站起身子的寒意又提醒了我這暖呼呼也只是一個虛幻。

網路,也是一個溫床,一如它無遠弗屆的便利,像是泡麵一般讓人輕易說出平日不輕易出口的句子?

網路的感情,像是一種試煉。

多少次的自作多情,想像破滅,最後學會輕描淡寫的胡說八道。

還是偶然想起一個謎團,它認真聆聽我的靈魂,有意無意撥弄我的情感,訴說著她莫名的悲哀滄桑,一股男人的自覺讓我想要給與她溫暖。 一切是怎麼變調的呢? 是我對這一場遊戲用上了心,所以攪亂一池春水?

看似灑脫不以為然的靈魂散發著吸引力,可這不羈的外表底下卻又是篤實的樸拙無華,讓遊戲中的女孩進退維谷? 樸拙的愚痴,期待的越來越多,看不透遊戲的本質,任由情緒風暴橫掃,狂亂的噴濺著思緒血漿,部落格上流下彈孔與血跡。 銳利的敘述互相切割,文字樓閣在彼此身上坍塌,像是全民超人中的天使互毆?!

究竟,可憐的是誰?

我的坦然與不偽裝,使我不太費力的從痛楚終站起,也許未能完全釋懷,但至少我很容易的對自己哈哈一笑。

而謎團之所以是謎團,像是一個小心翼翼的寄居蟹,缺乏安全感的背上厚重的殼,在殼裡頭的幽暗中嘆息。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8 Sun 2010 00:03
  • 逃兵

我是誠實的認真鬼,
我想就是因為這種太認真的複雜,
於是這像是一種注定,
面對愛情這不能太認真探究的迷霧,
我不是用強光穿透了迷霧的美感,也就失卻了吸引力。
就是迷霧遮蔽了我的視線,我只是原地打轉的不敢前進。

也許我是勇敢的冒險者,
但我卻是怯懦的愛情逃兵。

有種悲哀,我用爽朗的笑,掩飾嘆息。

恩,文字中的我在黑暗的水中游泳換氣,
現實中的我在陽光的沐浴下癡狂……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2 Fri 2010 11:51

fragile soul..
thoughtful sensitive people tends to be fragile..

抱歉,我有點失去平常心了呢。

像是習慣打地鋪的人,有種勉強的滿足感。
偶然被邀請進了溫暖房間,被接納理解重視。

也許,我是在找一個能夠理解我的女孩,
不理解也罷,可為了我的善良願意給我擁抱。

在妳面前現實世界的我,話不多。
但微笑的臉孔下,思緒卻是洶湧。
只是看著妳,太過擔心自己說錯話而失態吧。

妳很好,也很美麗,有點遙遠--地理上跟心理上。
其實第一眼不特別覺得妳的美麗,
而妳的嗓音更像來自天際而非凡間,
一種不真實感,好像從漫畫卡通中走進人間的人物。

與其說你美麗,
從文字中我看到更多的是一種迷矇眼神的微笑,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一個多麼單純的字眼,但卻似乎是裝了鉛塊的時尚包包,有著美麗的外型,但卻有點沈。

在車站悄悄的留下包包,裡頭是「我喜歡你」的訊息。

她靠過來查問,「這個包包是你留下的嗎?」

想承受卻直覺的感受壓力,想否認又心動的想探索回應。

像是幹下不可見人之事一般,像是什麼大不了的允諾,不過是個喜歡,有必要那麼如臨大敵嗎?

無法對自己釋懷,那無法解釋的情感流動。 不知從何而來,亦不知將流往何方,一聲我喜歡你,是一個衝動還是真心誠意? 是一個瞬間還是有多久保存期限?

無法解釋,只能訕訕的傻笑著。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5 Thu 2010 18:45
  • 厭倦

有時浮起這種情緒,要捉摸自己的情感跟別人的情感,要期待一份感情還要為感情付出經營,突然厭煩。

太多的未知,但卻沒有把未知變成以知的立場,也許是太多的蹉跎太多的錯過,但想想好像又何必?

於是,還不真的懂深深的眷戀,情感的交流之前,我的胃口已經被打壞。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是真的要忘記,只是別記的太牢。

記的太牢,會忘記呼吸的節奏,會迷糊該先踏出左腳還是右腳。

記得打水,記得保持在水中漂浮,記的太牢會讓你沈到水底肺裡裝滿水。

忘了吧,某個趾高氣昂著遠去的女孩,無法再跟她對話,因為若我是正常的她就是扭曲的,若她是正確的我就是破碎的,不願意冒著失落的風險看清現實,那也是她的選擇。

忘了吧,那個大方纖細側頭細語的女孩。一切都沒有改變,只是一種思念開始繚繞,焦慮的試圖確認那無法捉摸的感情絲縷,黑色絲綢般的心魔從四面八方湧上,期待一架直昇機把我從黑暗中一把帶走。

忘了吧,忘了吧,別執著。

只管作我自己,在前方等著我的風景,我就要賣力的前往了。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23 Tue 2010 00:45
  • 心跳

一個不期待的人,是無敵的。

他可以不停的雀躍,無限的低回,聳聳肩,反正誰在乎了?

他可以詛咒天地,也可以讚嘆命運的安排,聳聳肩,說錯話誰會抗議嗎?

但當他的心上進駐了一個影像,那麼裝滿冷漠沙子的心,隨著窗戶的打開,灑了一地五彩無華的沙粒,只有在夜間隱隱發光。

心裡的溫暖空氣開始外溢,空虛的冷空氣開始進駐。 充滿的沙粒跟為了等待而虛位以待的空心,何者比較字在快樂呢? 前者吧。 但何者比較有色彩起伏呢? 後者吧。

開始像個小男生小女生一樣,太過在乎對方的思維,於是我又再次忘記怎麼行走。

一點一點,舀出潑出一點好感與期待,直到,收到另外一份訊息,又是另外一份,才像是在深海中獲得氧氣換氣。 直到,say no的步伐遠去,那麼一份心就這麼被溺死在深海,也就不需要換氣了。

在乎與不在乎之間,總是不能優雅的控制自己的情緒。不是瀟灑的自顧自的行走,只對經過眼前的女孩微笑say hello,就是轟的一聲把自己的心掏出來扔在甲板,約莫三公尺高半公尺厚兩公尺寬,暗沈低調的大紅色,附上七彩的顏料與繃帶釘書針。 扔上甲板後這重量誰能承擔? 加上一旁焦躁的眼神注視著自己的真心,禱告著誰來把我的心帶走?

累了,該睡了,又是一日。

不安全感一次次襲來,害怕失去,但越是害怕失去的越快,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