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人生,鼓譟繁雜的城市沙漠,我在哪? (65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安的發聲,那起心動念檢討需要。
不安的源頭,那莫測之深猜度無益。
不安的心情,那起伏困惑多想無益。

該哼歌,拋去那些風風雨雨,
所謂外物不可必,往心裡去是自討苦吃,
像是背不動路邊一塊石頭而哼哼唧唧,
但誰叫你背的? 你以為你真的有在背?

不安,
因為無語的沉默幻化千般寶像,
自己身上是透著光芒還是晦氣,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天,每個瞬間,每個步伐,都是抉擇點。

人生快到三十,我累積到了甚麼? 我走到了哪裡? 正在哪個彎道上? 或者才正開始要直線加速?

首先,我是富足的無可富加的。

家庭健全,父母手足健在,衣食無虞,在從事自己有興趣的事情,思考有興趣的議題,閱讀有興趣的書籍,一切可以說是富足到爆炸。

二十四年的求學歷程,平淡的小學時期就已經埋首書堆,對紙面上的文字結下不解之緣。只是蘇東坡一詩是一個反諷,或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人皆生子盼聰明,我為聰明誤一生.但願我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書中的大千世界已經誘我踏出一步又一步,像是從岸上往湖裡前進,是隨著心中鼓聲還是水中妖精的歌聲,最後我懂得在書海裡沉浮,駕馭著文字,同時也挑戰著文字--費神在表達與理解之間掙扎博鬥著。

國小就已經顯得內向害羞,對於外界有著一種陌生的焦慮,一個對話,一通電話,不過就是說話,就讓人發汗困窘到一種程度。跟新同學打招呼,又不是夢中情人甚至是另一個小男生,都讓我感到神經緊繃。

國中,多麼奮發的年代? 在金庸與桌球之間,在諸多科目的參考書題庫包圍當中,在介入霸凌排擠然後置身於霸凌排擠中心的我,欣賞過好幾個女孩子,但對於異性我始終沒有辦法談笑風生。也許這是看太多武俠,看太多亞森羅蘋,太多正義勇敢的化身對抗惡勢力,所以我不懂得潔身自愛的置身霸凌圈圈之外,不加入也不阻擋的袖手,終於變成強勢輿論中被一起做賤的角色,也就更沒有甚麼形象。也許這部分的陰影存在非常之久,於是如今我還是沒有安全感,自己是否會被強勢團體接納,還是那些開起玩笑無遮攔的人們轉過頭來會對我不容情的攻擊?

高中,多麼頹廢的年代? 持續在金庸以及諸多武俠科幻小說當中,面對比國中難度降一級的段考小考,面對不需要弄太懂得電子公式,游刃有餘。 而當必須實作成果,不斷實驗修正調整的時候,反而腦死,因為那不再有可以複製的模式,一如數學或裡化,你在做的事情只是辨識題目模式,然後套用固定的一套技術,就能求得答案。但真實的世界,通往實驗成功的路往往只有一條,路上會阻礙你的失誤卻是千奇百怪。而沒有足夠的支援跟解釋的我感到無助且乏力,也許需要一些討論一些分享就會有線索,但那個時代的一切就是如此的漠不關心,比較有趣的是教室裏頭的嬉戲打鬧阿魯巴。

科大,多麼美好的年代? 駕輕就熟沒有意外地考取第一志願,大一就加入社團,開始我尋求團體互動心法藥方的路途。以為參加社團參加的勤快就能夠當社長,原來自己從來不懂得傾聽跟協助配合,只是在想著為什麼跟為什麼,在提一些不是當下可以執行努力的抽象沒有空氣的概念,提出了問題卻沒有解決方案,直到大三磨合完要卸任時,才比較有個樣子比較像樣,做決定擔責任。也從大三開始習慣太上皇的無責任垂簾聽政,開始無差別亂丟自己閱讀思考得到的一些句子想法,開始扮演所謂的顧問..原來我早就當過顧問。慌亂沒有生命目標的抱著考研究所的浮木,就這麼死K活K,也不過重溫了國中考高中的用功強度,多麼溫馨。

研究所,多麼空虛的年代? 營養學分,翹課,請助教打成績,到底學到了甚麼? 同學在魔獸,老師在英國,學長自己搞,到底我的研究所成就了甚麼? 總算上了天堂拿了光環,也算是紮紮實實的K了一些相關的論文,建構了一些背景知識,但是怎麼用得到? 這個世界到底發展成怎樣? 老實說,沒有太大概念。只是不斷的回到大學社團重溫一點舊夢,那還有一點點備受歡迎的感覺。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會覺得,自己還處於過長的青春期當中,還是個孩子般,傻笑著。
有時候會懊惱,自己似乎過度的揮霍青春年華,還是個單身漢,沒錢著。
想要安慰自己,一切的經歷都是為了不可知的將來,都會派上用場。
但,要往哪兒前進呢? 決心毅力執著,是為了甚麼呢? 有點迷糊。

習慣教科書上的完美案例,理想答案。
假設事物有更完美的解釋,更有系統架構的做法。
當找不著這些解釋或作法,那麼應該檢討算式跟邏輯。
但現實生活太多喜怒哀樂,太多貪婪與恐懼,
算式跟邏輯因著這些元素而七彩幻化。
當真需要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向前,
不管那些解釋與做法,只管設定目標與嘗試,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1:01
  • 記得

依然記得,不會忘記,
飄渺遠方的一抹靈魂,
同樣飄渺的臉龐神情,
在那寥寥的照片中可見。

很可笑的動了心,
因為一個柔軟的聲音,
因為那深深切切的聆聽,
只可惜我並不真的明白,
網路線的彼端如何喜怒哀樂。

對話早已結束,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7
  • 花朵

花朵

MingShiang Fu 於 · 2011年2月22日

在那短暫的綻放中

尋找一個燈光一個舞台

讓自己的肢體散發出魅力

為了美麗 也許 近乎於不顧一切

深夜暗室的炫目燈光

驕陽傘下的薄脂淡施

是男男女女的癡迷

對青春禮讚緊抱不放

或是真實人生的及時行樂?

追尋著自然山林天地之間的法則

也許才是錯過的生命的美麗?

看著花朵思考著凋謝

看著美景思考著末日

面對愛情思考著別離與爭執

想要抓住一些能夠穩住身形的原則

但似乎 只能從不可依侍的對話互動

去嘗試去感覺去相信...

生命 不能夠用思考的....

但... 嘖嘖..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7
  • Closed

Closed

MingShiang Fu 於 · 2011年2月22日

像是精準的截肢手術,

某些情緒似乎該被謹慎的切除,

也許像是癲癇好發的患者將腦顳葉切除。

腦際不正常的放電,

讓思緒中斷,情緒不穩,專注集中力下降。

but..whatever.

總是讓思緒流竄,然後撿起片片的念頭,

品嚐,沉吟,沉澱,窖釀。

在酒味變酸醋之前的醺醉,

以及,之後的,酸澀。

能夠,解釋成,都是滋味?

不想被束縛,但始終被牽制。

放縱之外還是放縱,軟弱不堪。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墓誌銘

MingShiang Fu 寫於 2011年2月23日 0:08

一段段的篇章

有如提起圓鍬

在墓園裡 掩埋起一段段情緒

費心的雕花 留下足跡

充其量也只是一段段情緒的裝飾,

始終,  也不過, 是將另外一段情緒掩埋的方式.

落為文字, 那麼就可以當作是已經處理了,

所有跟自己為難的喜怒哀樂, 都當作是已經處理了,

像是挖了一個洞, 將此時此刻的自己埋了進去,

於是水過無痕雲淡風清,

像是在墓碑作著裝飾的工匠

卻無能改變任何情況

只是忙著紀錄 忙著立起碑

幸福 快樂 是我所無法理解的......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6
  • 孔雀

孔雀

MingShiang Fu 於 · 2011年2月23日

孔雀揮舞著羽毛

企圖吸引著目光

希冀博取些喝采

不會有人懂

不該期待被懂

還是轉往地下

那些幽暗曲折

就容得它默默衷曲

不會有人理解

不會有人懂得

那些蜿蜒曲折

一個在腦海裡不斷奔跑

跑過頭 不知所謂的 茫然男子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6
  • 銜枚

銜枚

MingShiang Fu 於 · 2011年2月23日

不知所謂 不知所為何來

只是一個勁的衝刺

為了那更璀璨未知的明日

很努力很用力

思考來考量去

仍然不甚清楚奮鬥的理由

只是覺得好多人如此努力認真

於是沾染這種奮力向前的精神就感到平和

趁到一個勢 踩在一個浪頭

在若有似無的趨勢之上

也許我真能夠長袖善舞

銜枚 為了夜走

夜走 是為了趕路 是為了奇兵

不夜 不眠 又為了什麼?

也許只為了 那更奪目的風景

為了站上高台俯瞰

也許代價是成為祭品

但人生苦短 能成為祭品 是否也是一種幸會?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6
  • 宇宙

宇宙

MingShiang Fu 於 · 2011年2月23日

小宇宙自澎湃

千言萬語無處放矢

於是仍然流作四散的羽毛

作為孔雀

若我有長劍大刀

當挽劍花舞刀影

不知道 不明瞭

萬般文字 依然只堪自己寬慰

是不願讓人懂 還是別人不懂我

在懂與不懂之間 太多的小圈圈

所有人都在遲疑思考 調文遣字

盯著黑盒 保持沉默

我也只是其中之一

喝下黑色 透明 諸多飲品

臉色朱紅 話語失去進退

我說這是真性情

或者 該說是一個蠢蛋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嘻笑怒罵

MingShiang Fu 於 · 2011年2月24日

天平的哪一端還是失了準

嘻笑怒罵無法通透人格

只是偶爾的面具博君一笑

嘻嘻哈哈

是因為沒人能觸得我靈魂的癢處

當真被觸動到了 又只能無語了..

甩開甩開

把太多傷腦筋的玩意甩開

甩來甩去又失卻了真誠意

但沒來由的捧著真誠意

卻叫人滿臉疑惑

遊戲人間 人生本是一齣戲

煩請期待 下回分解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5
  • 比較

比較

MingShiang Fu 寫於 2011年2月25日 0:23

情緒上來 情緒下去

喜怒哀樂 七情皆具

很有趣也很可笑的情緒起伏

究竟是因為某個美好事物的錯過

或是因為一個美好夢境的破滅?

總是在編織故事, 總是在暗暗比較,

一個人編織的故事, 一個人的喜怒哀樂,

不讓人有參與的機會, 於是再自己的故事裡自顧自的背著十字架.

背上了十字架然後乞憐著求取同情,

但這十字架是自己編織出的十字架,

究竟期待什麼樣的同情呢?

那以空氣編織成的十字架

唯一的重量也不過就是一段自己輕聲述說的故事

沒有人看得見 沒有人知道該說什麼

那以空氣搭成的擂台

我膽怯的朝著另一個角落揮著空拳

憎恨惱怒夾雜恐懼 因為自己永遠不會擁有那些特質

可笑 可笑

所有的敵意 都從哪裡湧到哪裡?

所有的玫瑰泡泡在一瞬間突然失色

突然發現自己編織的情節與現實距離似乎甚遠

突然發現所有的愛惡慾妒恨是如此蒼白可笑

都只是男男女女

究竟在乎什麼介意什麼

看不破思不透

媽的 拿酒來

這次不為解愁 是為了解頭痛

到底人那麼多情緒是怎麼來著

是嫌日子過的還不夠複雜嗎?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4
  • 愚蠢

愚蠢

MingShiang Fu 寫於 2011年2月25日 22:07

編織著故事劇情 然後長吁短嘆

感覺自己愚蠢到不行

於是更遲疑著是否該述說愚蠢的故事

說閉嘴吧又心有不甘

怎麼說這故事的編織也是編進了心思血淚

只是,無法避免的愚蠢,同時也在其中。

很清醒的看著自己的愚蠢,

然後很迷惘的不知該做何心情。

像是靈魂出竅看著自己的情緒,

然後超然的聳聳肩不置一語。

於是很暴露的收藏著自己的心情。

也許早就已經被一覽無疑,

但又似乎更是被埋藏在煙霧的繚繞。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4
  • 躁動

躁動

MingShiang Fu 於 · 2011年2月25日

不休止的靈魂,

在別人停頓與沉吟時,

心思已經繞過幾個操場,

在南北極冰原之間震盪幾回,

終究沒有結論,只是隨運氣作出決定。

事情往後推到無限遠處,

其實一切都沒有太大差別。

同樣這樣生老病死,

天平的兩端都很重要,

如果有一端明顯不重要,

那麼就不會有遲疑。

就在任何的片刻,又是一陣出神,

是拒絕被懂,

還是滿溢的想法與自我意識無限回圈,一言難盡。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4
  • 燃燒

燃燒

MingShiang Fu 寫於 2011年2月25日 23:20

猛烈的燃燒,

從金錢的燃燒--訓練, 機票, conference.

從生命的燃燒, 業務, 庶務, 資料收集,

處於一種學習的狂喜中,

新事物的衝擊如醍醐灌頂,

這種感覺不錯, 但回過頭卻有點疑惑,

猛烈的燃燒背後支撐的是什麼?

本來就是一個大踏步前進的狂人,

猛然煞車突然高歌急轉彎假動作,

是為了引人注意也是為了尋找刺激,

一種換個方向思考觀察的刺激,

一種停不下來的衝動, 要走的更遠更遠.

肉體上的苦累都不是問題, 時間會恢復它.

只是有點疑惑, 那麼會不會有一天,

突然火焰就熄滅了?

那種往前竄進的感覺不賴,

但到底自己在幹什麼在忙什麼?

只是很沉浸在思考閱讀跟感覺承擔更多的一種榮耀當中,

是不是應該退後一步想想自己到底在忙什麼?

對自己對組織的意義是什麼?

我不知道, 不過也許不是現在.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計可施

MingShiang Fu 寫於 2011年2月27日 21:46

有些東西,像是一場感冒。

在咳嗽與鼻涕之後,還有點黑眼圈,不過不久就好了。

只不過這是築堤防蓋長城,不是長久之計。

不過也沒有其他計了。

總是有種人格分裂,

先是讓情緒橫流,喜怒哀樂酸甜苦辣,

像是打翻水桶一班的流瀉,在地板上畫上水痕。

然後開始自我察覺,

像是冷眼捅了螞蟻窩看小黑點四竄,

看自己的情緒灑到了哪個方向,是什麼光景。

接著開始社會化的收攏,

試著包裹起流露過多的情緒又忍不住嘟囔兩句,

惟恐對人造成影響傷人傷己卻又希望忠於自我。

最後在發散與收斂之間拉扯,

像是在玻璃罐子裡頭吹氣球,

大不起來又消不下去。

太過清醒的看清自己的自私與無能為力,

在無邊無際的自我批判中苟延殘喘,

希望能找個人事物責怪找點藉口,

又嗤之以鼻的笑著自己這種行為的愚蠢。

so?

so .. let's just forget it. FORGET IT!!

Life, just move on.

no matter what is after you anyway.

let's wait and see.

until nobody left.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2
  • 奔馳

奔馳

MingShiang Fu 於 · 2011年2月27日

白天的業務像是陽光下的柏油路,

晚上的思索向市林蔭下的石階路,

白天想著訓練需求,晚上想著教育意義。

白天念著企業狀況,晚上念著發展方向。

從白天走到黑夜,從室內走到戶外,

像是奉獻出了所有的時間,

將自己歸屬劃分給這個組織,

幾乎失去了自己,

彷彿這樣才找到了自己?

日以繼夜,焚膏繼晷,

遠遠近近的訓練,迫在眉頭的旅程,

內部訓練的思索,戶外體能的培養,

數位系統的建構,教育哲學的摸索,

OB  的歷史精神,青年發展的實踐,

每一個都是課題,每一個都攬在背上。

沒什麼,只是貪心的貪多嚼不爛。

人際感情上總是過分低估的在洞穴裡頭挖洞。

知識追逐上總是過分野心的在火燄裡頭澆油。

他媽的。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hat is the purpose?

Simply no point.

型男飛行日誌,其實這片名的翻譯有點糟。

Ryan跟懼婚的新郎倌討論到生命的意義,其實到頭來誰不是這樣雙腿一伸的獨自離去? 但就是有那些片段片段的美好幸福,才讓人覺得不虛此行。

諷刺的是,當Ryan的姊姊要Ryan安撫新郎倌以成就妹妹的終身大事,Ryan說: 我的激勵演講是激勵人們怎麼放下責任,不是叫他們負起責任……

恩,責任。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也開始嚮往那種無牽無掛的生命風格? 不固定在一個地點,看著人事物的流動,卻忘了其實流動的是自己。

又是什麼時候意識到,無牽無掛背後的寂寞與孤單呢? 想起在澳洲與東南亞晃蕩的日子,在顛沛的日子中嚼出了一些什麼滋味,但更多的時候被寂寞啃蝕,突然感到一種空洞,到底看到什麼發現什麼,又有什麼意義?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1
  • 誠實

MingShiang Fu 寫於 2011年2月27日 22:56

以美麗的字彙包裹誠實的苦澀,

搓圓捏扁到難以辨識那些情緒。

關心,用心,還得先安心。

我的心不安,總是離家出走。

只有它還在家的時候,

才能夠安穩的打聲招呼。

不是太過雀躍的一路奔跑下樓梯,

就是人在頂樓還找梯子爬的偏執。

像是沒有時速表也沒有煞車,

所有的速度都照單全收。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un 2011 20:41
  • 書寫

只是書寫,持續書寫。

像是咬著嘴唇,滲出血絲也不出聲。

太多的自我鞭打造成的怯懦,

站直的身子也不接受安慰,

只是逞強,繼續逞強,

感覺頂天立地了於是得到安全感。

但只是頑劣的石頭,

天天寫著喜怒哀樂,

卻是頑固的不被矯正,不願改變。

溫柔一點,溫暖一點,關心人,容易嗎?

邏輯判斷的剛硬,是非善惡的延伸,

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多的批判? 那麼多的思辨?

一個人的性格如何容易改得了的呢?

怎麼還不能看透釋懷呢?

越是堅強勉力的不買帳,

相信愚公移山的魄力,

是不是這種堅持硬脾氣

反而是性格不容易調整的緣故?

一種,循環?

於是,離我遠一些吧。

看我噴發的情緒文字鏘然火星四濺,

也毋須替我收拾善後擦汗遞水,

但請站在那兒,在我的視線中,

我就能感受到一種支撐。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