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Lulala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凌晨的時候,還在看一本"躁鬱之心",以第一人稱記敘對自己因躁鬱症而影響心情起伏的描寫…

某種輕微的程度,我也是躁鬱的吧,

有時感覺未來光明無比,什麼困難都只是小小挫折,自己像大船把浪花撞的破碎一樣的無堅不摧…

有時覺得自己黯淡無光,一切努力終將是白費功夫,自己像缺乏陽光的熱帶雨林終於只能枯乾凋萎…


書看完,已經四點半,爬上床,八點半音響的鬧鈴吵醒了我,而我無視九點半的授服入場時間,鬧鐘關了繼續睡…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三升大學的暑假,參加天生好手籃球營,北縣團委會主辦,工作人員就是台科大的嚕啦啦康輔社一眾人。從Luk6到Luk8。

那時候舞台上的光芒,指揮若定,相較於台下的痴傻,不知所謂。

但也從那時開始,對服務員這玩意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一方面崇拜舞台上的人,一方面台科大是第一志願,可以離這些舞台上的人很近,很近。


這種崇拜從何而生的ㄋ?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去,現在,未來,覺得對於權威還是有種退縮態度…

所謂中國人的奴性?

只是對"學長姐" 這曾經的權力集中名詞,仍然帶著敬畏…

看同學,朋友,的沒大沒小,覺得自己少了一點海闊天空。well..

"學長姐也是人"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八點師大集合,

以為是體育館集合,匆匆衝進師大校園,才聽見後頭有呼喚的聲音。

原來是大家在門口集合阿。

一同走進了運動場,果然然來的三三兩兩,有人忙碌著,有人閒適著,well..責任 任務這東西 呵

今日流程終於掛在牆上了,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六月十一日,台科畢業典禮,端午節,而且晚上七點要打球。

匆匆從新竹趕回台北,馬上跨上愛駒往市北師而去。

心中不免還是有一絲猶豫,到底自己的腳色算是什麼?

跟不熟悉的同期應該如何互動?


在市北師門口停好車,停頓了三秒,發覺這些笨問題似乎找不到什麼答案。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3 Mon 2005 10:11
  • 銘記

參與嚕啦啦 為身上烙上了一個印記

一個橘服的驕傲 一個服務員的自覺 

左肩責任,右肩榮譽的老生常談也深深烙在心底。


但也因為這個烙印,

午夜夢迴時分會為之輾轉反側難眠。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23 Mon 2005 01:08
  • today

悶絕的早上。

原本要帶團,但一波三折後,決定下次再去。

倉促上陣,感覺會出亂子。


去跟校外同期打球,有種陌生的疏離。

來自自己預設的情境,但難以扭轉。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不熟吧,因為不熟。

總覺得麻煩別人是一種對別人的依賴與困擾。

於是絕大多數的時間,寧可失敗也不願求人
--除非被求的人表示很樂意被請求。

雖然同時,麻煩別人也是一種信賴,
但我卻難以理直氣壯的請求別人的協助。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700集合
0717的火車
0830抵達
0850開始的活動


自己的表現,除了鳥還是鳥。

但看到了同期學弟妹了不起的地方,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度收拾細軟,

沒有洗澡的身體有些發癢,

沒有刷牙的牙齒有些發痠,

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滿地睡袋,

等待著某人發號施令,告訴我該怎麼做…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眾人先後回到清大,

學弟妹還沒休息,還在努力著…


已經研究所的我,看著現在的大一,思考著自己當初的大一

對於帶領,領導,還是充滿興趣…

身為學長姐有一種壞習慣,就是總想要找點問題癥結點的壞習慣…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南寮的啤酒叫囂,璟樺的真心話大公開,

眾人的喧鬧中,我陷入一種沈思狀…

我不能區分這是因為不能融入環境的刻意引起注意,

還是因為不想讓自己捲入這種瘋狂而起鬨的團體情緒,

或是因為,我是一個藝術家,我是一個記錄者,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清大活動中心左等右等,

在清大當時最後一個到的是佩芬吧。

於是一行人終於準備出發用晚餐..但此時還是處於報到階段…

畢竟,總招 璟樺都還沒有到……據說下午三點才睡起床...

一行人,人有了可是缺交通工具…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響了兩聲就掛斷的電話,也許很像惡作劇電話吧…

幸好嗣勇打回來了…

我說我是明翔,他阿了一下…


於是我補充道:"33明翔" 他才'阿~~'的一聲會意了過來。

看來這名字很久沒在他的腦海裡出現了…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5 Sun 2005 21:01
  • 期遊

偶然間的救火講師支援,

順勢參加的期遊,

妙哉妙哉…


早上九點,實驗室睡醒,

冷冷的空氣中醒轉,鼻子有些不適應,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研究所老師問: "你有interesting的area在哪裡?"

答曰: "all?!"

老師曰:"all is nothing. 對所有的方向都有興趣,等同於對所有的方向都沒有興趣"

想要全部都拿,大概什麼都拿不走吧。

星期六早上八點應該在清大當講師,講戲劇。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