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羅馬尼亞的Sighisoara。
空蕩蕩的聖誕節前夕,一個人在八人房的青年旅社。
昨天晚上的路線初步規劃,到今天完成里程時間估計。

最近的時間使用覺得有點奇妙。
很多時候睡覺,也許因為天氣冷,但同時可以拉筋。
很多時候看文章,說不上意義,就是讓自己覺得跟世界還連動再一起。
更多的停頓時間,研究閱讀,因為眼前的路線規劃又再次清晰了起來。

是某種完美主義,是某種主軸的缺失。

長征路有相當明確的路線,研究著歷史在諸多路線中選擇一條。

中國境內的絲路在荒蕪之地,也沒太多路線選擇。

離開中國之後,伊朗的路線讓人掙扎,基本上就是跟隨主要歷史文化都市。
在沙漠的單調以及過度的熱情之間心情糾結了起來,
覺得許多的故事但是卻沒有足夠的文字語言可以讓自己更了解。
因為簽證因素提早離開,有種失落有種解脫。

踏入土耳其有種耳目一新,也漸漸進入冬天。
一個月的簽證很難搞,庫德族區域的故事很衝擊。
諸多文化交集的土耳其,從兩河文化,到早期基督教文化,到主流伊斯蘭文化。
在阿拉伯土耳其庫德族以及敘利亞族群之間,
天氣環境不確定,簽證時間很緊繃,有限時間內怎麼取捨路線?
想要取道使徒保羅的歷史路線,但是這段歷史考證功課有點挑戰。
地名的熟悉度,諸多古地名沒有一個簡單的對照。
簽證的時間有限,哪一段應該搭車哪一段應該騎車?

北賽普勒斯一再嘗試無法拜訪,對於台灣護照有種沮喪感,
過海關總讓人有種提心吊膽,儘管路上認識的朋友覺得我神經太大條,
但我想的確沒有那種戒慎恐懼,但也是一種故作鎮定--就NG了不然怎麼辦?

於是意外地從目標賽普勒斯變成進入歐洲,
本來打算原計畫turkey-bulgaria-romania...
路上好幾位朋友建議從保加利亞沿巴爾幹半島進入申根區,
本來不打算改變路線,但這計畫的急轉彎也像是一種安排,
路線可以偏西經過1990年代才終於塵埃落定的巴爾幹半島,
當初課本介紹是歐洲的火藥庫,但是近年內目標是跟歐盟靠更近,
於是整體狀態穩定,但是在民族與國家等等的認同議題都還在進行式,
但可以說是找到一個暫時的妥協點。

當初預期的十字軍東征,看來跟絲綢之路一樣是一個概念,
人們來自四面八方,許多許多次的旅程,不同的出發點終點不同的群體。

但是漸漸釐清了,歐洲的故事可以從繼承蒙古的鄂圖曼土耳其,從中亞過度到土耳其到東歐。
以及與鄂圖曼土耳其相對抗的歐洲哈布斯堡王朝,概略而言就是當代的德國,義大利,法國。

於是從中古世紀進入當代,
鄂圖曼土耳其的崩潰導致了中東國家的紛亂至今,巴爾幹半島的紛爭,
東歐國家倒像是脫離了束縛,只是旋即被蘇聯納入勢力範圍。

而哈布斯堡到神聖羅馬帝國到奧匈帝國,
到近代的一二戰歐洲戰爭,怎麼環環相扣。
又哈布斯堡跟鄂圖曼帝國的對抗,又怎麼衰落。

很迷失於該怎麼設計路線,每天重新決定路線是很迷人同時也很惱人的事情。
因為有新的可能性而迷人,但是取捨的掙扎又很麻煩。

於是決定以拜訪外展學校為主軸,剛好也沿路抵達我的目的地。
暫定如此了。
預計明年年中可以完成。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N3-HTKyZao2hKva850H0jxew8ug&usp=shari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狂傲的風…瘋狂之島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