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短期目標:

領隊生活,回到吆喝的豪氣。

學生生涯,航向不同的領域。

志工體驗,國際觀再加強。

行銷工作,7-11儲備幹部etc。

創作生涯,投稿,累積,沉澱。

 

哪個領域,哪個前輩,是我的老師?
單打獨鬥,大半輩子,該前往何方?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Nov 18 Wed 2009 23:11
  • 置頂 人生

二十七點五歲,1/4世紀,到底自己現在走到哪裡? 在哪個十字路口遲疑? 錯過了哪些路口 ? 該停? 該走? 我要的是什麼?

很想要make some different,穩定的工作反而像是沒有終點的泅泳,沒辦法成為生命中的里程碑。

年輕人阿,是什麼讓你沈耽在你的椅子上?

你的想像力跟執行力呢? 你想要的是什麼呢?

你開始規劃了嗎? 有底了嗎?

哪裡,可以讓你生根茁壯,累積自己的本事能力?

Dream 1:
- Hostel in Taiwan, 招待國內外旅客,歡迎長住。
*結合旅遊資訊,旅行社,文化深度之旅,
*海外國際志工訊息…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annotation_id=annotation_746834&feature=iv&src_vid=Gp6XKEE8B2E&v=Rb8gjCg3Oac

波西米亞,
覺得某個需要溫柔的自己,武裝的自己似乎被融化。
覺得軟弱不堪,但又像是跟世界的界線更模糊了一些?
想要特別,獨特,也許是一種既然不被接納的賭氣,
既然這個世界沒有人為我鼓掌叫好,那我就走更遠一些更遠一些,
到沒有人的地方,那麼就不再期待誰的肯定微笑。

驕傲,退讓,僵硬的像是將敵人逼退山谷的羅馬方陣,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把自己往斷崖驅趕。

在言語爭執之中,在那些賭氣之中,類似的驕傲理性,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ebanon,多宗教的國家,

故事要從鄂圖曼土耳其說起,這個在我們歷史課本中只是匆匆登場就下台一鞠躬的重要腳色,一直到近代一戰後解體,跟當代土耳其的建立同一時期,因為牽涉到近代,中東國家對於鄂圖曼土耳其的敘述似乎還不容易下定論,相較之下中國式的定論,成王敗寇到是下的很快。

一個主體性不強的國家,因為法國殖民所以從敘利亞中獨立了出來,所以基督教人口即便是少數還是有相當的主導權。但是來自阿拉伯的遜尼派,來自敘利亞,伊拉克連結到伊朗的什葉派也各有腳色,再加上基督教裡的馬龍派,東正教,天主教,相對比之前的伊朗相對很一致的認同,土耳其雖然也有不同的認同,但大抵上也許還是有一些輝煌歷史繼承,所以也相對整合。

北方港口tripoli,

曾經是敘利亞重要港口,似乎也曾經被敘利亞出兵佔領過。剛抵達的時候是聖誕節當天,國定假日的街頭冷冷清清,想找個提款機要頂著斜雨走到一兩公里之外才有銀行,才有提款機,覺得台灣幾乎每家便利身店都有提款機也是挺神奇的事情。

次日拜訪古城堡,同時也是政府軍隊駐守的控制點,但是敘利亞大兵沒有任何姿態,胸前背帶掛著步槍,伸手跟我們握手,連聲說著 welcome!! 與中國或台灣軍警的形象大不相同,那個軍紀,形象的重視,袖子捲不捲都是一個被看重到莫名其妙的處境。

城堡本身就是置高點,可以環顧城市,看著那些建築物怎麼層層疊疊的在起伏丘陵上櫛次鱗比,這裡一個塔尖星月清真寺,那邊一個塔尖十字架教堂,耳邊傳來阿拉伯語的喚拜歌聲,跟土耳其伊朗的都不一樣,似乎少了一點激昂多了一些婉轉。

孩子們的菸齡也是偏小,偶然問路,幾個大概國中生年紀的年輕人領路,然後有種驕傲的抽著菸,彼此打打鬧鬧著也算有趣。唯一一名孩子能說英文,從加拿大剛搬回來一陣子,可惜跟她沒有交流出甚麼火花,我想是因為太過年輕吧。

也見識到黎巴嫩電力的不穩定,整個晚上的燈累積起來亮了有沒有半小時呢? 然而,所有人都見怪不怪。這裡是黎巴嫩。而且剛選出來了八十幾歲的總統,在Byblos的host, 對這總統是沒太大期待,或者說對這複雜混亂的局面沒有太多期待,只能抱著希望,但不覺得誰能夠帶來真正的改變。

從tripoli 找到一個客運,

然後依據時刻表搭上了車到了byblos,然後才開始懂得黎巴嫩基本上一條高速公路貫穿海岸線南北,而高速公路上穿梭的私家車,貨車之外,就是前仆後繼的小巴車,以及老賓士車改裝的計程車。前者似乎也叫做service,像是巴士共乘的概念,而計程車也是包車的概念。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宗教立場其實並不那麼水火不容。
伊斯蘭覺得自己比較高文明,是基督教的更新版,勉強接受向上相容對他們而言是舊版本的基督教。

問題是,後來鄂圖曼土耳其為代表的伊斯蘭世界,科技採用不力,覺得自己很厲害,最後打架打不過人。商業開始衰落,因為船的技術也都要從歐洲弄人來搞,而歐洲的船可以不經過歐亞必經的鄂圖曼地盤。

沒錢沒拳頭,終於衰落。
只是衰落過程中,跟中國人對不平等條約恨得牙癢癢一樣,帝國被列強拆的七零八落。北非,埃及,敘利亞,伊拉克,東歐諸國,巴爾幹諸國,一個個被扶持政府出來。

大概該台灣對外來政權的不認同相似。
不認同在先,其他都只是要找理由藉口了。
宗教是一個很好區隔敵我的訴求,凝聚人心。
也許跟當初本省人外省人一樣的思路,並不能反映多少深仇大恨,外省賤民有,本土惡霸有,感情交融的也不少,但這樣喊效果好。

然後阿拉伯世界,基督教世界也都這麼喊。
西方世界繼續介入政治,為了國家利益。
中東國家曾經也是一代風華,給外國人這樣玩弄手掌心,孰能忍孰不能忍?

有篇文章講的是,北愛爾蘭,基督教世界很有創意的發明炸彈自殺攻擊,有學習精神的中東國家於是也有樣學樣。當媒體論述空間,實際政治空間,樣樣都沒有的談的時候,不惜犧牲。

而在教義裡,為了某些理由犧牲是光榮的。把那種愛國精神換成為伊斯蘭人民犧牲的精神就差不多了,還可以補充上天堂的條件交換。

個人學習分享。

越來越隔閡。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_0026_3 (2)

DSC_0017_1
想著在歐洲但彷彿不是很開心人的羅馬尼亞人民,
對比著土耳其似乎在更大的混亂中但是人們更樂意微笑打招呼。

在羅馬你牙sighisoara 繞上繞下沒看到兩家超市,餐廳也沒有多少間。
在這冬天的淡季,零下的氣溫,人心似乎也是如此低溫著。
並非不善良,只是像是冬眠的植物,並不輕易綻放笑顏。

回到土耳其,有種生氣勃勃,商店多了,只是啤酒貴了。
在超級市場突然想起,土耳其的酒要到街上bottle shop去買。
這裡已經不是羅馬尼亞。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羅馬尼亞的Sighisoara。
空蕩蕩的聖誕節前夕,一個人在八人房的青年旅社。
昨天晚上的路線初步規劃,到今天完成里程時間估計。

最近的時間使用覺得有點奇妙。
很多時候睡覺,也許因為天氣冷,但同時可以拉筋。
很多時候看文章,說不上意義,就是讓自己覺得跟世界還連動再一起。
更多的停頓時間,研究閱讀,因為眼前的路線規劃又再次清晰了起來。

是某種完美主義,是某種主軸的缺失。

長征路有相當明確的路線,研究著歷史在諸多路線中選擇一條。

中國境內的絲路在荒蕪之地,也沒太多路線選擇。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9 Mon 2016 05:23

http://www.inquisitr.com/3803387/independent-journalist-eva-bartlett-peace-workers-challenge-western-media-on-syria/

故事是從網路上廣為流傳的敘利亞影片,說著恐懼政府軍跟蘇聯的來到。但是這麼穩定的影像,跟網路的流傳,怎麼組織起來這些資訊,是誰在傳播這些資訊,讓人存疑。

恐怖份子的種種並不是新聞,但是這種第一線影像卻有種編排過的感覺,以及不是很能理解政府軍要傷害人民的原因理由。通常政府會這麼做,是因為種種原因受到威脅,也許報復是一個原因,但是為了甚麼而報復?

非政府軍是正義之師,但是政府軍不是?

然而那些影像非常揪心。

在影片之外補充的脈絡讓人覺得自己有罪。
因為感覺像是俄羅斯與伊朗與政府軍步步進逼讓這裡的人步步接近死亡。
也就是塑造了俄羅斯與敘利亞政府軍是壞人,如此的論述。

但是中東局勢錯綜複雜,套句在土耳其Mersin的一名教授說的,
太多玩家了,一切變化的很快。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裡是中東,甚麼都有可能發生,太多參與者在裏頭了。什麼都可能發生。
土耳其 MERSIN 的大學教授如此說,即便她教的是食品工程,但她挺篤定。
近代西方對伊斯蘭的戒慎恐懼跟妖魔化,也許這也是一個參考點。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046220


我在書中處理瓜分外交的方式,是將這些瓜分暨協議放在戰爭的時空背景中。列強瓜分鄂圖曼的外交政策始於一九一五年三月加里波利戰役前夕,此時俄國希望協約國盟友同意該國宣稱擁有鄂圖曼首都君士坦丁堡和黑海與地中海之間海峽區的主權。法國同意了,但要求盟友以法國取得奇裡契亞和敘利亞主權為交換條件。參戰時對鄂圖曼帝國並無領土野心的英國,同意法、俄盟友的要求,卻保有要求鄂圖曼具戰略重要性領土的權利(協約國最後同意英國取得美索不達米亞)。這些國家的要求最後在名為君士坦丁堡協定的往返文件中生效。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china.com.cn/opinion/2015-02/11/content_34794271.htm

一直看到她的名字。

原來是旅行者加上記者,成為深刻的人。

覺得,有種有為者亦若是。[


dead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